歡迎訪問: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畢業后的淫亂生活

電影院里雜聲偶爾的響起,議論的,吃薯片的,打電話的,還有打瞌睡的。我對此并沒有怨言,畢竟這是公共場合嘛。
  電影的結尾是這樣的:男主角在墻邊的角落里很高興的吃著大便,在高興中還帶著幾分的僥幸。身旁不乏爭搶的人,乃至不是人。他們有些故作姿態,有些面紅耳赤,有些口蜜腹劍,各種各樣你所能想象到的都有。而外圍有著更多的人,和不是人,在努力奮發的看著印有大便的圖書。也有很多正在拉著大便的。畫面美觀,顯現著積極向上的氛圍。
  我想象力匱乏,難以明白作品想要陳述的。只是粗淺的認為:人生嘛,就是應當有所尋求。大便也好,小便也罷。
  而在我身旁的觀眾很多都說看不懂。其中1個罵著這是甚么破電影。另外一個答,準確的說,這只是破,不能算是電影。
  想象力匱乏,我們的通病。
  我不是要批評他們,由于我沒有這個資歷。我才是想象力匱乏,他們不是。只要認真聽聽他們的聊天,他們談的電話,就會知道,他們的想象力非同1般。
  門口有對小情侶。男的拿著1部粉紅色有著閃亮水鉆的手機,痛斥著他的女友。仔細1聽,大致是關于1條短信的內容。他說她出軌了。她說1條寫著“晚安”的短信怎能說明自己出軌。劇烈的爭吵著,恍如這里就只有他們倆。
  最后的結果是,通過想象力,他證明了她出軌。也通過想象力,她證明了他有精神病。
  后來他說他會治病,她說她會專1。然后言歸于好,拉著手埋沒在人群中。
  他們的世界就只有他們倆。想象力。
  在作別了小情侶后,我走到車站。等車的人群中有個中年男子打著電話,用夾帶臟話的地道方言說著1件辦公室平常事。結論是,那個女子很陰險。推理的進程用詞相當浮夸,就是那些后宮宮庭電視劇才會有的對白。推理到最高潮的時候,用詞劇烈,情緒相當有破壞力。不知道還以為他在說著1場戰爭。沒錯,他最后說了,這里不是辦公室,是戰場。
  而之所以會這樣定論那個女子,僅僅是她對他笑了。
  掛了電話后,他高興的玩著1個切西瓜的手機游戲。嘴里念念有詞。大概是將女子想象成了里面的西瓜,要將她切得粉碎。
  他的世界是戰場。想象力。
  他人的想象力都用在了電影結束后,我就如何都沒法使用。實在悲痛。我沒法說她出軌,也沒法說她陰險。1來我單身1人,2來我還沒有工作。
  電影票不是買的,是阿木送的。他說這部電影有深度,很有內涵,估計我應當喜歡。他就是這樣,能言善道,輕易的就把票送給了我。萬般無奈,我只能穿著拖鞋去看這部電影。還好穿拖鞋成了時尚,不然我會被拒之門外的。
  去之前我網上搜索了1下電影的評論。大部份都說這部電影相當精彩,小部份說非常有深度。看完電影后,我不知道自己是屬于這大部份還是小部份。身份不明,困惑不已。
  后來我明白我是沒有評論資歷的,哪一個部份都不屬于。那兩個在電影院說看不懂電影的觀眾跟我1樣,沒有資歷評論。漸漸的我了解到,沒有資歷評論的才是大部份。身份明確,豁然開朗。
  送票給我的阿木,海歸,畢業兩年,公務員。我們認識了3個多月。
  在我離開大學宿舍的前1晚,舍友慷慨激昂的指著電腦屏幕的那幅圖片。大概是說著以后就要住那樣的別墅。我走近細看,圖片1半是高樓,1半是破屋,它們1墻之隔。并沒有發現我印象中的別墅。
  他1抓,將我拉到電腦前,把我的頭按到離屏幕只有幾毫米遠。他叫我看清楚。我說太近了,只看到泳池旁的1個美女。他說這就是別墅。
  我想我明白甚么叫別墅了。
  后來他讓我記住這幅圖片,勉勵1同努力,住上那樣的別墅。除答應,我真不知道還能做甚么反應。由于我知道他不是喜歡這樣的別墅,而是他的別墅跟了他人。
  昨天有部車開到他眼前,他女友在里面摟著1個男人跟他說分手。他摟著我說,好的,我也正有此意。我說,我們1定會幸福的。然后我們看著牌子是4個圓圈的車離去。
  我問4個圓圈是甚么牌子。他牢牢的捉住我說,要讓她后悔。我勸說他不要做傻事。他說賺很多錢然后泡人家的馬子是天經地義的事。
  我知道他這樣說是安慰自己,好讓自己心安理得1些。天經地義的事。
  我始終沒有弄清楚4個圓圈是甚么牌子。
  搬離宿舍后,我依照他女友的指引,去到1個村落那里找出租屋。
  1個月前,他女友找到了這個村落說合適我們剛畢業的人去住。她跟我說她不想住那里并下決心為此要做點事情。后來我知道她做了甚么事情。
  眼見這個村落,我覺得她做了應分做的事情。此刻我都想找個有錢女人包養我,男人也行。
  我走到1棟屋的樓下,門口有個女人問是否是租屋。我點了點頭,跟了她上去。如果你離遠看,還以為我是去冶游。
  女人很年輕,扭著屁股上樓。我跟在她后邊,見到短裙里面的風光。我覺得她是故意的。
  女人很健談,說這里的房屋都是她老公眾的。她嫁了過來后負責收租,她老公負責跟情人鬼混。她真豁達。
  女人帶我去了1間單間。
  房間很黑。模糊見到1張床和1個衣柜。開燈后,1眼見到廁所。廁所沒有門,也不需要門。關了燈甚么都看不到。
  談好價錢后,燈關上了。我看不見她。只知道她熟練的摟著我躺到了床上。然后我們脫了衣服。時而她壓著我,時而我壓著她。
  反正沒有人看到,事后我這樣安慰自己。
  通過想象力,事情變成這樣:我掉了錢,她上了我,我有屋住。
  我心情1下子愉快了。
  我聽到聲音。她上廁所。她說帶我上樓頂,有風景看。我打開燈。她很快就穿好了衣服,1條內褲,1件連衣裙,款色不同的鴛鴦拖鞋。
  去到樓頂,我見到了同學昨晚給我看的圖片:高樓,泳池和美女。1墻之隔。
  我還以為圖片是做出來的。原來可以真的有這樣的世界。想象力。
  我站在我們的世界看著他們的世界。他們的世界是這樣的:1個裝了水的泳池,1個裝了網的網球場。1男1女,1張沙灘椅,1段歡聲笑語。
  男的看了看我,摟著女人大聲的約請我過去。我不甘示弱,摟著女人大聲的答應了。
  那個男人就是阿木。
  3個月后,當他知道我生活艱苦的時候,他送了1張電影票給我。雪中送炭。
  在我住下了那個房間后,女人常常過來找我。由于沒有找到工作,我也樂此不彼。現在我不需要再通過想象力安慰自己也能很愉快,由于爾后我都沒有給錢她。
  我大膽的想到,這不是交易。我天真的想到 ,這是感情。
  那天我和她躺在床上,聽著1首粗口歌。整段歌詞都是粗口,內容相當下流,而它們組合出來的歌曲卻相當動聽。
  我問她為何聽這樣的歌曲。她竟然跟我說了1個故事。
  她平常1樣幫他帶上安全套,也平常1樣急切的爬到他身上。完事后,她殷勤的幫他整理下體。如此這般的1個星期,每天晚上她都送上這樣的服務。后來她說她懷孕了。
  她停下故事,高興的跟我說,她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腳。生了孩子后才告知他這事情。胸前的乳房伴隨她的笑聲晃動著。
  我見到此種情形,難以專心聽她說故事。用手將她的胸部捉住。我說,她們干擾我聽故事,也免得她們亂晃。
  她自豪的挺了挺胸,自豪于她們的威力無窮。
  在她胸部強大的影響力下,我的想象力變得豐富,故事變得飽滿。
  舞臺上,他圍繞著她在舞蹈,舞姿帥氣逼人,神情迷人萬分。剛開始時,她羞澀的低頭看著地下,站在原地1動不動。漸漸的,她開始神態自信的舞動著身姿,眼神嫵媚的看著他,不斷緩緩的向后退。他緊跟她的步伐,邁開小腿,步伐急速。
  舞臺燈光突然1黑,再緩緩的亮起淡光。兩人正牢牢的擁抱在1起,兩雙手充滿愿望的纏繞著對方。
  呼吸急速。
  當兩人1絲不掛的摟著對方的時候,她奇妙的轉過身,用光滑的背部對著他。手上謹慎而熟練的在安全套上做了點手腳,然后再轉轉身去,流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  突然舞臺1聲爆響,1個嬰兒從她的腿下出現。她高興的抱著它,向著他父母身旁走去。舞步溫馨,弛緩。
  他在舞臺角落暗處遠遠的看著。舞步旁皇不安,帶著被欺騙的怒氣。
  而他父母則邊逗著嬰兒邊失望的看著他。站在原地,盼望著他的歸來。
  最后,她摟著嬰兒,跳著不太調和的舞步,進入了他父母的家門。在角落處的他就摟著情人醉倒在路邊。
  我感覺得手里的胸部從柔嫩堅挺變成略略的松軟下垂。
  這就是我從胸部里感遭到的故事。
  然后她解釋到,1開始來到這里生活不太習慣。生活交換中充滿著粗言粗語。她想用這首歌去習慣這里的聲音,并讓這里的聲音帶上愉快的樂感。
  我佩服她的智慧。
  我問她老公現在怎樣。她說,他在情人家里。只有缺錢和春節的時候回來。
  我說,他好像挺喜歡春節。她說,這是由于他的情人春節回老家過年了。
  我欣賞他的面皮。
  最后我問,這是你想要的生活?
  她說,這不是我想要的,是我所能做到的。
  我無言以對。我不清楚想要的,也沒有能夠做到的。
  工作找得如何了,她問。
  我想明天過去找阿木,請他幫忙,我說。
  我想過去看看游泳池,她說。
  好。明天上午11點過去。你穿得漂亮點,我說。
  過了1會后,她去接孩子放學。我上街閑逛。
  她孩子,男,7歲。我跟他見過1面,長得胖胖的。
  街上出奇的多人。來這里之前,我本來以為這樣破落的村鎮晚上會很清靜,不過我錯了。街上非常熱烈,街的兩邊全是擺地攤的人。地上清晰的畫著每一個“鋪位”。聽說街上是不允許擺賣的,而且還會有城市管理員去驅逐。固然這只是聽說。如果你見到我以下見到的畫面,你就會明白。
  城市管理員驅逐著擺賣的人往他們身后走,讓出街道。然后他們對著剛騰出來的空位拍照。以后再讓擺賣的人繼續回去擺賣。他們說這樣既可以交差,又可以向擺賣的人收取“管理費”。只有不愿意交“管理費”的人材會被驅逐。
  住這里附近的人對亂擺賣并沒有怨言,由于你不知道該向誰投訴了。而且這里外來人口占多數,便宜的地攤貨還是相當有市場的。作為外來人口的我,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特別的風景,時而還會欣賞1下拍照交差的戲碼。
  然后,街的兩邊都有很多小巷,由樓與樓之間的空隙構成。小巷小到只能恰好夠兩個人過。而兩邊還是會有很多店鋪,特別是色情發廊。
  每當有男人經過發廊的時候,里面的女人都會挑逗1下男人。可以適當的想象1下,你經過1條窄窄長長的小巷,兩旁全都站立著跳動的乳房。風景怡人。
  我也常常的途經1間發廊。里面坐著的女人很少,或說她們都很忙。而里面有1個女人我印象特別深入。不是她特別漂亮,而是她歷來不去挑逗男人,就自顧自的坐在那里出神的看著1個地方發愣。就算被男人選中了也不會為此露出半點笑容。但她卻是紅牌。
  每次途經這里我都會尋覓1下她的身影,見到她的話,都會多看兩眼。有次我途經見到她坐在路邊吃飯。由于小巷太窄,前面有人推著單車進來,所以我躲避了1下。她也站了起來。我站在了她的身旁,然后我們對上了眼。我定定的看著她。她也定定的看著我。單車過去了,她笑了,我點了點頭。最后她回報了1個點頭給我然后走回了發廊里面。我看著她的背部,我覺得我喜歡上她了。
  回過神來,我恰好的走到這間發廊前。我看了看里面,見到她在看電視。她發覺到我,微笑著向我點了點頭。我笑著向她招了招手。身旁的1個女人笑著說道,帥哥你就進來找她吧,不用害臊。說完,她身旁的女人隨著起哄。
  我跟她示意拜拜就走了。最后和平常1樣,去到那家面館,坐著同1個位置,點了同1個面,看著門前同1個街口,吃著平價的晚餐。
  吃完面條后,我滿足的走在街上。今晚的街上冷清寧靜,擺賣的都沒有出現。我估計是他們的上級--城管,有了最新的唆使。新聞上好像是說要評選衛生城市之類。說真的,我其實不關心。除非它是每天都評選,不然并沒有衛生的效果。
  路中間停著1輛牌子是4個圈的車子,感覺相當奢華。車頂突然出現了1個男人,路燈將他照亮。
  他穿著破爛。
  男人站在車頂上陶醉的拉著小提琴。稀疏的路人們并沒有對此產生絲毫的關注,確切不像是好看閑事的路人。我可以說甚么呢,畢竟今晚要評選衛生城市。好看閑事其實不衛生。
  但是男人也并沒有對他身處的環境有絲毫的理睬,完全的陶醉在自己高超的技術中。就是說他拉得1手好小提琴,還照舊穿著破爛,超出了物資。
  我走到男人身邊,抬開端羨慕的看著他。
  男人發覺到我看著他后,停了下來看著我,從口里吐出了1捆捆的鈔票,對著我豪邁的笑著。
  我開始向出租屋跑去。男人站在車上拉著小提琴。塞滿鈔票的車牢牢的追著我。
  我心里很懼怕,懼怕自己變成男人。同時的,又羨慕起他。
  眼前的路變得模糊,變得黝黑1片。我閉上眼睛向前用勁的跑。終究還是跑到了出租屋的門前。
  門前站著兩個妓女擋著我的去路。我揮刀將她們斬了。就在這時候,出租屋變成了1個監牢,里面是發廊的那個女人。
 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看著窗外。
  我揮動拳頭捶打牢門,大聲的呼喊她,好想去救她出來。可是牢門并沒有碎,她并沒有聽到我的叫喊。
  我回頭看了看,此時男人已變成了女人,1個面容俏麗身材飽滿的女人。女人開始脫去衣服向我撲來。我雙手掙脫著她,可是下身已進入了她的身體。
  恐懼和快感1起的出現在我的體內。
  1下子我醒了過來,滿身是汗,內褲濕了1片。
  出神的坐在床上。
  在那次和女人1起去找過阿木以后,我就成了他的跟班,每天的隨著他留連于夜總會、酒吧等文娛場所。他包了我所有的花費,包括上那些女人的費用。我就只是負責陪他去玩。他說,人多才熱烈。
  固然,他身旁不只有我1個人。不過那些不是跟班,是酒肉朋友,有男的,也有女的。
  女人回來后說,她挺喜歡那樣的生活。
  我說,那不如你也跟過來。我估計他不會反對。
  女人說她不可以晚上不在這個家。
  我說,既然你男人可以,你也能夠。
  她說不管如何男人始終是這里的主人,他的名字在這里有價值。而她只有付出才有價值。
  她分析得很對。
  后來我都會帶1些酒回來給她品味,也會在我們做愛以后講述1下夜總會和酒吧的樣子給她聽。
  不過在這個月以后,由于頒布了嚴厲的酒駕條例,我就變成司機了。每晚我都只能是坐在車上等他摟著女人出來。有時候他會帶多1個出來給我,說是嘉獎。我很高興,像狗1樣伸出舌頭舔著那個女人,以表示我對他的示好。
  部份這些女人在得知接下來全部晚上舔她的是我的時候會有點失望。而我對此有點憤怒。每當遇到這樣的女人的時候我會在車上直接把她上了。然后在她還未整理好衣物的時候趕她下車,自己回家睡覺。
  有1次,阿木帶了1個嘉獎出來拋了給我。我正準備搖尾巴表達高興之情的時候,發現這個女人我前不久上過,而且還是被我趕下車的。
  她1見到我就不由分辯的問候了我的母親--非常的有禮貌,而且還面紅耳赤的--甚是熱忱。
  我無話可說,既感到慚愧也感到無奈。我很想跟她解釋說,憤怒常常讓人失去理智。
  這時候,阿木上前1把捉住她的頭發,狠狠的將她甩在地上,往她的肚子狠狠的踹了兩腳。然后按著另外一個女人上車。
  我對這突于其來1切呆若木雞。心里解釋說,憤怒讓他們都失去理智。然后上了車。
  車上的女人不斷的說著笑減緩緊張的氣氛。我看到她的表情,她懼怕得要命。1來懼怕剛見到的1切,也懼怕不知道接下來阿木會如何的對待她。但1切到了這份上,她沒有辦法說這次交易取消。
  出賣身體的人沒有自主權。我也是。
  在我開車送他們去酒店的時候,我漸漸的覺得我應當對那個女人被打付上所有責任。為此,我送了他們到目的地后,就原路返回夜總會門前,看看她還在不在。
  就在我差不多到夜總會的時候,見到我的嘉獎頭發混亂的坐在地上,身旁有幾個男人圍著她起哄,并對她毛手毛腳。我馬上下車將她抱了上車,開車離開了那里。
  她沒有反抗,在車上也是1動不動的坐著,眼神恍忽。這個時候我真的希望她過來打我,將她的怒氣宣泄出來。
  我找了個地方停下,說,如果打我可以宣泄你的怒氣,你就動手吧。1切都是我的錯。
  說完后,她狠狠的盯著我,發狂似的對我亂打亂刮,然后摟著我大哭了起來。哭了1會后,她突然的用力的咬著我的胳膊。我忍了1會后實在忍不下去,1手將她推開。我直直的看著她。她狠狠的看著我。
  我說,你要怎樣打我都不為過。1切都是我的錯。
  然后她1巴掌打在我臉上。
  我說,我送你回家吧。
  然后她撲了過來,開始脫我的褲子。
  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,不過我下體知道。
  她哭著坐在我的身上猛烈的搖動著。
  在她高潮的時候,我下體作出了正確的反應。然后她2話不說的拿著自己的內褲走出車。我立馬穿上褲子正準備跟出去。她馬上的把車門狠狠的關上。
  我懂她的意思。
  我看著她拿著內褲走在路上。開著車遠遠的跟在她身后,護送她回家。1路上我仍舊感到內疚,但想到她剛剛的所有舉動,嘴角就輕輕的上揚。這可愛的倔強。
  她叫段晴,24歲,湖南邵陽人。我第1次上她的時候,她恰好本科畢業1年。大學修讀的是食品安全。順帶1提,我修讀生物制藥。
  阿木已好幾天沒有找我。他說要陪著父母,家里很忙很多事情。
  女人也一樣幾天沒有找我。她說要陪著兒子,由于他放假了,而且還要購置很多過年的東西。她唯1站在門前1次,是拿著1小盤金桔遞了給我,說是寓意來年金銀滿屋。我滿臉胡茬的說了聲謝謝。然后她就走了。
  我明白到為什么她的男人能如此厚面皮在這個時候回家。
  我找個角落放好金桔后重新躺回床上,睡了過去。
  睡醒了吃方便面,吃過了繼續睡,這樣的生活已第4天。我無意改變這樣的生活,由于不想出門碰到熱烈的氣氛。惋惜事如愿背,方便面吃光了。本來打算將剛拿回來的桔子吃了,可是想了想來年的金銀滿屋,我還是放棄了。
  大街上很多人,很熱烈。我本以為回家過年的人是多數,但看到這里才發現,已很多人在這里成家了。
  吃過面條后,回來經過發廊,看了看里面,沒有發現她的身影。估計也回家了吧,我想。在我差不多走過發廊的時候,里面的1個女人說道,她在里面上鐘,等會就出來。你要不在這里坐會。
  我猶豫了1下,走了進去。我不想再回去睡覺,那種感覺像是死了1般。
  那個女人1個勁的向我展露自己的身體,熱切的推銷著自己。我非常禮貌的謝絕了她。我說我沒錢。
  然后她就座在我身旁抽起了煙,自顧自的看著電視,不再理睬我。
  我本來是想問問她,那個她大概要多久才出來。可是我怕她會問候我家人,所以放棄了。
  大概半個小時,她出來了。1眼見到我坐在這里,1下子沒有反應過來。
  我說,我是來找你聊天的,并問她有無時間。
  她很爽快的帶了我回家。
  她的出租屋跟我的差不多大少,不過干凈整潔很多。
  我說,抱歉,影響了你的工作。
  她說,沒有關系,反正生意不好。
  我知道她是安慰我的。由于在我等待的半個小時里,1共見到3個客人離開,4個客人進來。發廊的女人個個都喬裝打扮,沒胸的擠胸,臉黑的涂白,細眼的化大,為的就是能讓客人看上。我無意為那4個客人說出真相,由于我還想再途經這里。
  然后有個客人問我在等誰。我說我是腳軟的,沒力氣站起來。他興奮的問是誰。我指了指坐在身旁熱切推銷自己的她。
  她挽著客人的手高興的走了進去,然后在出來拿1些服務用品的時候,跟我說那個她馬上就出來。
  好人有好報。
  但是轉念1想,如果她服務得不好。客人會把我看成是壞人。所以我還是不知道我是甚么人。此刻我真想走進去為她搖旗吶喊,希望她能服務得好點。
  這才發現,我是甚么人,原來由不得我。
  她在床底找了對拖鞋給我,并說讓我洗1洗。
  我說,我是來找你聊天,不做愛。我沒錢的。
  她說,她不是這個意思。就算是做,也不會收你錢。只是你身上味道有點大。
  我才想起,已4天沒有洗澡和換衣物了。
  洗澡的時候她還進來幫我擦背。
  我說,原來擦背這么舒服,第1次嘗試。
  她說,在老家那邊,這個很平常。
  我說,你為何對我這么好。
  她說,由于你在這個時候想起了我。我已有1個月沒有見到你經過發廊。以為你回家了。就算你今天只是經過門前對我笑1笑,我也會很開心的。
  我轉過身看著她說,見到你我也很開心。
  我輕輕的理順了她耳后的頭發,溫順的把她按倒在床上。出乎意料的,我很快就射了。
  我只能概嘆她了得的技術。
  她說,沒關系。等會再來。
  她叫樂湄,26歲,甘肅人。1誕生就是孤兒,在孤兒院長大。16歲那年離開故鄉,來到這里打工。剛開始找了份酒樓服務員做,但總覺得跟人打交道不太順利,也不太喜歡。后來展轉的換了幾分工作,在這期間認識了唯逐一個男朋友。后來男朋友回老家結婚就分手了。然后,按她的話說,就是很順理成章的做了小姐。
  我不明白她說的順理成章。
  她說,她很想折磨自己去減緩心里的那份痛,就做了小姐。順理成章。
  我說,你很喜歡這個成語。
  她說,在這里我找到了人生目標--寫小說。我1直都是為所欲為,所以說是順理成章。
  我說,我突然的想起了某個人寫的書,書名叫《隨遇而安》。你以后會不會寫本《順理成章》呢。
  她說,她是認真的。
  我問她寫了甚么書。
  她說是寫了關于做小姐的見聞,寫那些小姐。現在在寫第2本,寫的是客人。
  我贊美這是1個很好的題材。
  以后她說她準備出國。1邊看世界,1邊寫小說。
  你真英勇。
  她說,這跟英勇無關,而是不這樣活下去,人會覺得不自在。
  我說,我現在就活得不自在,但還是活下去了。
  她說,你會找到你自己的,工作上也是。
  我感謝她的鼓勵,并希望就算她以后周游世界了,我們也能保持聯系。
  然后她讓我寫了我1個郵箱和地址給她。她說她會寫信給我。
  我問為什么要地址。
  她說,她不喜歡電子郵件,只是以防萬1你換了地址。然后繼續說,至于為什么喜歡用信件的方式,你以后拿起信件瀏覽的時候就會知道。
  我們交換了各自的聯系方式。然后又做了1次。這次我得以發揮出渾身解數。她氣喘噓噓的趴在床上。我跪在她兩腿間和她融為了1體。
  事后,我問不帶安全套真的可以,事后藥很傷身體的。
  她說,她不會懷孕的,由于沒有子宮。
  然后我得知了為什么那個男朋友會跟她分了手,也得以知道她小腹上疤痕的來由。
  我問是否是不會有月經了。
  她說,是的。
  我說,你比其他小姐有優勢,可以多工作幾天。
  她說,你還真聰明。我也是這樣想的。
  我多少的理解順理成章的意思。她必須這樣才能活下去,我也必須這樣才能找到自己。順理成章。
  新年快樂。
  新年快樂。
  我摟著她。被子摟著我們。我們赤裸的坐在床上,看著電視里的春節晚會。晚會去到倒計時,我說,新年快樂。她回了我1句。
  我們已在這個房間里整整28個小時。好滿足。我們餓了吃,累了睡,醒了聊,精神了做,28個小時比我想象中的短。
  她回過頭來,看著我說,這是她27年來最溫暖的1天。
  我說,我也是。而且也是我25年來第1次看春節晚會倒數。
  她說,她自有記憶來幾近每一年都看。每次看都會空想著全中國人1起倒數,希望可以制造出1點溫暖。
  成功嗎?
  每次這天都會成為最冷的1天。
  腦海中彈出了《最冷1天》的歌詞--茫茫人海取暖,度過最冷1天。我好想叫她聽聽這首歌,惋惜這歌不是國語,她聽不懂。
  她告知我,她準備下個星期日走,機票已買好了,下午4點的機。
  我捉住她的手,嘴唇停在了她的額頭上,并說了句1路順風。
  她推開了我,赤裸的身軀過去關了電視機和燈,并說不要對她太溫順,會反感。
  我疑惑為什么會反感。
  她說,要解釋的話要從她小時候開始說起。
  我會認真聽。
  她說,她會用第3人稱去說這個故事。這樣更容易說清楚。固然也可能還是說不清楚。
  我說,你是小說家,你說了算。
  她重回我的懷抱,開始說“她”的故事。
  她說完后,我覺得她這樣說還是不夠清楚。所以我在黑暗中將故事變成了這樣:
  黝黑的世界里只有她1個,躺于地上。漸漸的,燈光漸明,路人紛紜從她身旁經過。她的哭喊聲讓她住上了孤兒院。
  孤兒院里面住著眾多和她1樣的人。她感覺大家的面孔和她長得都1樣。你可以試想象,全孤兒院的床都躺著她。她就是這樣認為的,并覺得很安全。
  隨著時間推移,她漸漸的發覺人們跟她的距離有點遠。長大后她用標尺準確的量度出了這個距離,名叫躲避。她怎樣也想不明白,只是漸漸的覺得其他跟她長得1樣的人都消失了,世界只剩下她孤身1人。她覺得很不安。
  14歲那年春季,有個男人找她聊天。她很高興,但卻不明白為什么男人喜歡摸她的身體。她對這行動感到不安和討厭,卻又不想失去1個聊天的人。就這樣延續到了冬季,事情被其他人發現。男人走了,她留了下來。
  然后接下來的1年,那些跟她有著一樣面孔的人指責她不干凈。那1年她住進了廁所。他們說這里是她誕生的地方。
  她來到這里那年,正值16歲。她說冬季的廁所實在住不下去,只能往南方走,暖和。
  在這里工作期間,認識了她的男朋友。男朋友對她很溫順,關懷備至,仔細庇護。她很滿足。在日子往下走的時候,她得了1個大病,需要做手術。費用是男朋友出的。在這段日子里,他1直在她身旁,直得手術結束。他說他要跟1個能生孩子的人結婚。
  她無話可說,對這個男人既愛又恨。漸漸的認為,自己的世界永久都是孤身1人。
  最后就對溫順莫名的反感。
  她繼續說,好高興可以在這個時候認識到你,不過這次離開的人是我了。
  我說,離開并不是是物理性質的位移,而是內心世界的。你知道我心里有你,你心里有我,那就未曾離開。
  她說,其實你在語言這方面挺有天賦的,好好利用1定會有所成績。
  我說,跟你1樣寫小說嗎。
  她說,我跟你不1樣。我只寫我親眼見到的,沒有想象力的成份。而你可以通過語言重新構造世界,就是說你可以創造1些東西。至因而不是寫小說,要靠你自己去回答。
  我說,我好想寫,只是還找不到想寫的。
  她說,嘗試1下吧。不管多么無聊平淡的都去寫,認真去寫,你會在寫的進程中找到寫下去的理由。
  我說,不管多么無聊平淡的日子都去過,認真去過,你會在過的進程中找到過下去的理由。
  她吻了我1口。我摟著她。
  這次的做愛,我做得很認真。我記下了每一個細節,記下了全部進程。
  她背對著我。我摟住她,親吻著她的頸部,1路的吻到耳垂。從耳邊滲出類似奶香的味道,我1路跟隨著味道來到了她的下顎,我肆意的吸允著。
  她捉住我的雙手,將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。乳房像竹筍1樣挺立在她胸前,乳頭突出。
  她挺了挺腰逢迎著我雙手的到來。乳房溫暖柔和,我用力的捉住它們,恰好1手1個。她緩緩的嘆息了1下,雙腿不自覺的夾了起來。
  我們換了個姿式。她坐在我兩腿之間,雙腿纏著我腰,雙手摟著我頭。我雙手在她背上撫摸,在她右側肩胛骨下可以摸到1顆小小的崛起的痣,我輕聲的在她耳邊說這是蚊子叮的。她微微1笑,捏著我1個乳頭說這個才是。
  我拍了她屁股1下,聲音響亮動聽。然后我將頭埋在了她的乳房之間,深深的吸了1口,香味令我陶醉。
  她用力的將我的頭扶起,將嘴唇壓在我的嘴上,用溫順的舌頭打開我的心窗。我們牢牢的纏繞在1起。
  她的腰不停的扭動,下體磨擦著我的陽具。我感遭到溫暖和濕潤,也感遭到她的迫不及待,并抬起了她的屁股。她手握著我的陽具對準了她的陰戶,輕輕的1坐。陽具完全的被她吞沒。她的嘴離開了我的雙唇,發出了1聲呼喚。
  她富有律動的扭動著,鼻里噴出的氣味打在了我的肩膀上。我清晰的感遭到她陰道的緊張與松弛,收縮與擴大。濕潤和溫暖緊抱著我。
  她忘情的扭動著,將我的頭埋在了她的乳房里。我的舌頭找到了乳頭,將它卷入了口中。這時候她牢牢的摟著我,指甲掐入了我的背部,小腹緊繃著,陰道有節律的收縮。我的陽具被夾得緊得生痛,并感覺到了她高潮的到來。
  我專注的盯著墻上的1點,雙手握拳,深吸了1口,然后漸漸的將氣呼出。她陰道里流出了大量的液體,沿著我的陽具流到陰囊流到床上。她高潮了,我還堅挺。
  她躺了下來,雙腿夾著我腰,1手捉住我背,1手捉住我屁股。我正埋頭的耕耘著,1手摟著她的頸,1手捉住她的胸。
  隨著磨擦,陽具的溫度愈來愈高。我越發的用力將陽具插得更深入,抽插也愈來愈快。她收腹挺著腰,用力的夾緊陰道,手配合著我的運動按壓我的屁股。
  我突然的身體緊繃,雙手牢牢的摟著她,用盡全力將陽具深深的挺進陰道。陽具抖動了10數下,將精液全數的射進了陰道。
  我喘著氣壓在她身在,記下了乳房的樣子,記下了皮膚的質感,記下了陰道的溫度,記下了她呻吟的聲音,記下了她高潮的反應。1切的1切,就像是我要刻意的將這次做愛跟其他的所有做愛區分開1樣。
  我知道這是甚么,1種我之前從沒有過的情感。
  我覺得我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,其中的1個。
  我知道從這刻開始,我是在認真的,活下去。
  女人從樓上下來,我正開門進屋。
  她問我這幾天都死去哪里。
  我說,是想我了嗎。
  她說,她兒子不見了。
  報警了?
  她說,被他帶走了。
  我說,讓他帶回來不就好了嗎。
  她說,他說給他210萬。
  報警啊。
  她說,他爸媽不讓。
  我說,那就讓他爸媽給210萬。
  她說,你是豬啊。
  沒有你這樣侮辱豬的。
  后來得知,是他的情人逼他離婚,不離婚就給她210萬,不然就分了。我真有沖動幫他找1個情人,收5萬就能夠,也能夠是4個,恰好210萬。
  女人說,這個女人最多值5萬。
  我說,英雄所見略同。
  她白了我1眼,說,但不管如何都不能給他。我要你去拆散他們,然后幫他再找1個情人,最好是你可以控制的情人。
  我說,你太看得起我了。
  她放了5萬在我床上說,你可以的。
  原來我也只是值5萬。
  她說,這幾天怎樣手機關機了。
  我說,有點事情,想1個人靜1靜。
  她說,還以為你跟那個女人走了。
  她邊說著邊脫了外套。
  我說,去送機而已。說罷,干脆爽利的脫了褲子。
  其實我并沒有去送機。那天我在她家醒過來后就發現她走了。家里甚么都沒有少,還多了1封信。這是我收到她的第1封信。
  2文:
  很高興能認識到你,這幾天的相處我覺得很開心。但不管如何我都不想出現我們在機場分別的場景,希望你不要過來送機。也請諒解我的自私。我很想用這幾個小時的時間,1個人跟這片土地來次長談和分別。也想借此機會對此前的人生作1個總結。固然,幾個小時其實不足以總結甚么。我只想在這里做1個開始,用遠行的方式去理清自己的思緒。也許在將來,我回來的時候,你會面到嶄新的我。同時也希望,那時候我可以見到1個具有幸福家庭的你。
  這個月出租屋的租金我已交了,你還可以住下去,信封里面有鑰匙。我在整理行李的時候,1直思前想后,斟酌要不要帶點甚么,但到最后還是決定甚么到不帶,屋里的所有都留了下來。唯1帶走的是我的手機,里面存有你睡覺時的樣貌,而且還是裸照。不過你放心,我不會將它公諸于世的。享用它的永久都只是我1人。同時希望你快點遇到你的女友,好好享用你的身體。
  至于屋里的1切就交由你處理了,是留下還是拋棄,都由你決定。留下的請你好好珍惜,拋棄請你不要后悔。
  我安頓下來后就會再寫信給你。
  樂湄
  讀完后,我覺得我內心出現了1個好大的空隙,失落感缺堤1般涌了進去。我嘗試著不斷重讀這封信,希望信里的內容可以填充這個空隙,但我還覺得不夠,開始用想象力去補充。我1邊讀1邊想象她趴在我身旁,用書墊著信紙寫信的模樣。也想象她寫到1半的時候,掀開被子拍我裸照的模樣。還不斷的回想起跟她做愛的每一個細節和摟著她聊天的情形。惋惜,空隙有增無減,失落感洪水泛濫。我抬開端查看4周,才明白到我又體會到1種之前從沒有過的情感。
  就在這時候,我突然的有了滿足感。
  這時候我想起了她交給我的權利和任務。從信封里拿出了鑰匙,開始斟酌該如何處理這屋里的1切。這才發覺,我歷來都沒有為任何重要的事情做過決定。讀大學的專業,也是我搖骰子選擇的。
  我拿著鑰匙從房間的左側走到右側,如此來回著。走到最左側的時候我決定1切都保存,轉身走到中間的時候決定保存1部份,但走到最右側的時候我決定1切都拋棄。腦袋跟隨著我的位移爭斗著。最后我停在了中間。但其實不是我作出了決定,而是下不了決定。
  我將鑰匙丟在床上,我坐在地上,回想起了我之前做決定時的模樣。而所有的模樣都是搖骰子的情形,美其名曰:聽天由命。其實才發現,我是不愿意負責任。通過這樣的方式提早的找到了我失敗的借口。
  現在竟然又自我安慰到:我在失敗方面真的很成功。
  但在這事情上,我不能聽天由命,這畢竟不是我自己的東西。所以我依照她說的去做,將認為能夠珍惜的留下,不能珍惜的拋棄。我覺得既然不能珍惜,拋棄了也不會后悔。而如果不能珍惜的不拋棄,就同等于不曾具有過,我認為。所以我開始大肆搜掠,將所有物件都放在了床上,逐一將它放到心里,辨別是不是能夠珍惜。
  首先拿在手里的是她的1個乳罩。我記得這個是她今天穿的,應當是她臨走前脫了下來。拿在手里有種還有余溫的感覺。我知道她是成心留給我的,但我是不是就要保存它呢。最后在逐1挑選后,我將這些留了下來:1套她今天穿過的褻服,1件白色吊帶連衣裙,1本雷蒙德卡佛的《大教堂》,1本英文原版的《當我們在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甚么》,最后1本是她寫的《無足輕重的1天》。
  我希望在將來無足輕重的1天,可讓她在大教堂穿上這身衣服,談論我們的愛情。想太多了。
  然后我就呆在屋里看著她寫的小說。
  小說是短篇小說集,《無足輕重的1天》是其中1個短篇。這個短篇講述的是1個性工作者生活的1天。
  故事開頭用簡單而準確的話描寫了她從起床,梳洗,穿衣和化裝。不管如何看都像是1個普通白領上班日的日程。然后跟她同住的女孩子醒了過來,跟她聊了幾句,話語中觸及了很多不雅用語。當聊到了工作相干的事情時,才令讀者知道她們所從事的行業。
  接著女孩出門去到樓下賣肉包的鋪子里買包。進程中,老板娘對她親切熱忱,大贊她的美貌和優雅的舉止。而老板見到她則不好意思的低下頭。老板娘見狀就說了老板幾句,見到熟客都不好好招呼,低著頭找甚么嘛。然后轉頭對女孩說,她老伴見到美女就會害臊。
  女孩拿著包子,看了看他們,回想起了老板來發廊找她的時候那種英氣萬丈的神態。想到了熟客這個詞,微微的笑了笑。
  然后女孩打車去到了某個大型商場,在挑選著衣服。店鋪里面的營業員對女孩都甚是熱忱。接著文章細致的描寫了她在褻服店試穿褻服時和營業員的對話。大致就是營業員對她的身材和藹質大加贊美,還說了句,如果可以的話也要當女孩這樣的女人。
  很快的到了下午兩點,女孩打車趕了回去發廊上班。不久,包鋪的老板過來了,帶著他昂頭挺胸的氣勢。1進門,就摟著身旁的1個女孩,用手揉著她的胸部。他看了看女孩,然后對她笑了笑,恍如今早的事情沒有產生。那個被他摟著的女孩帶了他進房間。
  在發廊安靜下來的時候,突然吵了起來。后來知道是包鋪老板突發心臟病,死了。
  故事后邊的文字很簡單。女孩通知了老板娘。老板娘報了警,并哭鬧著對圍觀的人群說就是這個狐貍精害死了她老公,還說她就是個畜生。警察到來后,抓走了她們。散去的人群中傳出了1句,這是畜生都不如。
  女孩的同事用錢將她贖了出來,然后高興的在路邊攤吃了麻辣燙。
  同事說,你沒事吧。警察沒對你怎樣吧?那個老女人怎樣這樣?平時不是都說你很有氣質的嗎?
  女孩大概說著,人性就是如此。
  我總結,很成心思。然后接著看了幾個故事,都10分的有趣,帶有1種特別的幽默感。
  我躺在床上。段晴坐在我身上。她忘情的搖動著腰姿,雙手揉弄著自己的乳房。我呆呆的看著旁邊的窗戶,軟軟的躺在床上,該硬的地方也不夠硬,心思散亂。
  在她縱情以后,躺在我身上,喘著氣,說道:“今天你是怎樣了?”
  我摟著她,下意識的輕輕掃著她的背,淡淡的說道“沒甚么。”
  她在我身上坐了起來,雙手撐在我的胸部上,直直的看著我雙眼。我能充分的感遭到身體的部份仍在她身體里。這份感受讓我感到溫暖,但卻沒有以往的那份沖動。就像是在通往沖動的路上被1些繚繞在心里的事情堵上了,怎樣也到達不了。身體雖然自然的有了反應,卻怎樣也震動不到內心。身心分離。
  我坐了起來,摟著坐在我身上的她,感受著她身體的溫暖。
  “是否是有甚么心事了?說出來,我幫你分擔1下。”
  “事情有點復雜,復雜得影響到你跟我的關系。”
  “那你更要說了。由于我們的關系本來就復雜,或許會負負得正。”
  “我怕是負負得離。”
  “我們沒有在1起過。身體上我們各取所需,感情上是各自獨立。”她笑著說道。
  “我做不到。”
  “必須要做到。”她堅定的說道。
  我感覺我的心房角落里有點裂縫,還好,不足以令心房倒塌。我牢牢的摟著她,說道:“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。我房東,那個女的,想要幫自己老公找1個情人,要我幫她找。我想讓你去。每月8千元。”說完后,我仍舊的摟著她,不敢看到她的反應。
  這霎時,房間安靜得有點使人窒息。
  過了1會,她推開了我說:“好,我去做。”
  “好,到時候我再聯系你。”
  臨走時,她問了我1句:“那個女的為何要找你幫忙。”
  我說,由于我是她的情人。我好想問問我是她的甚么,不過我沒敢問。
  離開了她那里以后,我就給電話女人,說1切順利。
  我的心房好像又多了1條裂縫。
  2文:
  我剛到了法國巴黎,暫時的住在了青年旅館。臨走時,出版社的編輯說讓她這邊的1個朋友過來接待我。她的這個朋友也是做編輯的,惋惜這幾天有急事出差了。我就只好待在青年旅館住上幾天,認識了1個來自臺灣的背包客,1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。第1眼見到她的時候,只見到了她的背包和兩條細細的腿,身體都被背包遮擋住了。她轉過頭看到我的時候,很熱忱的跟我打了個招呼,并問了我是否是1個人來旅游。我點了點頭想說點甚么的時候,她就馬上的自我介紹,熱忱的說起了她來到巴黎的見聞。
  后來發現之前接待她,讓她做沙發客的女士,就是要準備接待我的編輯。我說她讓我們都沒有地方住,等她回來,我們要好好的懲罰她。
  我們有說有笑,就這樣成了朋友。你收到信的時候,我們也都應當順利的住在那個編輯的家里吧。到時候是3個中國女人住在了巴黎郊區的房子里。
  世界有時候出奇的小,都快讓我失去了出國的感覺。特別是坐飛機去到世界的另外一邊,那里還是滿街中國人的時候。
  到目前為止1切都還很順利。國外的生活也不難適應。之前聽同事說外國的食品很難食,我倒覺得是她們遇到了低劣的廚師。
  其實這幾天我還沒有去旅游巴黎,由于我想安頓好再去。所以每天只是在青年旅館里看看書,跟里面的工作人員聊聊天,偶爾的去看場電影。旅館里有個員工長得挺帥的,而且還很溫順,估計過不了幾天我就要跟他去約會了。說實在,我還真想知道外國人在床上是怎樣的表現,不知道會不會存在文化差異。是否是要高潮的時候說句:“oh,my god!”甚么的。想一想我就覺得莫名的可笑。
  好了,我的近況就說這么多。你也說說你最近的生活吧。期待的你回信。
  PS:我房間的東西,你如何處理了?只是出于好奇心的1問,我的褻服你有保存下來嗎?
  樂湄
  我躺在床上看完了她的信,信紙輕輕的放在了胸口上。信的內容沒有我想象中的新意,卻有著淡淡的溫暖,毫無阻礙的進入了我的心里。我閉上眼,在腦海中找尋和樂湄最后1次做愛的畫面,身體緩慢的有了反應。我的手下意識的伸了進褲襠,磨擦著里面的陽物。身體也開始熱了起來。
  這時候,傳來了敲門聲和女人的聲音。我立馬的站了起來,脫去了身上的衣服,然后走了過去用力的開了門。門外的女人看到帶著怒氣的我驚訝的站在了門外,1動不動。我1把將她抱了進來,關上門,用身軀將她全部人壓在墻上,雙手開始脫她短裙里面的內褲。
  女人被這突于其來的1切嚇得沒有反應,當回過神來的時候,內褲已被我脫了下來。她嚇得發狂似的扭動著身軀并試圖將我推開。我更加用力的將她壓在墻上,并迅速的脫了自己的褲子,身體牢牢的貼著她,陽具1下就順利的挺了進去。里面干干的,抽動起來有點痛。
  女人下意識的用手頂住我的腰,試圖不讓我抽動起來,眼睛直直的盯著我。我雙手捉住她的胳膊,用力的壓在墻上,瘋狂的抽動著,也直直的盯著女人。
  房間里就只有身體碰撞發出的啪啪聲。不1會,我就射了,完完全全的射在了她的身體里。
  我喘著氣,看著她,莫名的怒氣有所減退。女人盯著我,1巴掌打了過來,憤怒在她看來滴了出來。
  我離開了她的身體,精液落在了地上。女人靠著墻坐在了地上,還是直直的盯著我。
  我不知道是應當說對不起還是該還她1巴掌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陽具漸漸的軟了下來,萎縮于我的胯間。怒氣也從我身上走了。我正準備思索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怒氣,為什么會作出如此行動的時候,她冷冷的說了句:“滾,你給我滾。”
 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如此的我,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她。開始整理起房間的衣物,將要帶走的東西都放進了行李箱。我的陽具在空氣中搖晃著,沒有絲毫找尋遮擋物的意思。感覺赤裸給了我1種痛快,1種擺脫,1種自由之感。
  而女人則緩緩的將內褲穿上,動作謹慎翼翼,生怕弄痛紅腫的陰道。她卷曲著身體,圍繞著雙腿,眼淚1直在流著,但強忍著,沒有發出半點哭聲。
  我穿上衣服,拿著行李箱走了。離開時,順手把門緩緩的,謹慎的關上。在關上的那霎時,哭聲傳了出來。
  我本以為可以掌控生命中的大部份事情,原來我甚么都掌控不了。只會胡亂的揮灑本能,沒有任何的本領。我仇恨自己做出了如此荒唐的事情。
  離開了這條村后,我拿著行李箱站在路邊。我很想打電話給段晴,看看能不能住她之前住的那里,不過猶豫再3,還是沒有打給她。
  想到了現在她跟了那個男人1起住,可能她已沒有租之前住的那里了,我料想著。腦袋里還不時的出現她跟男人做愛的畫面。我嘆了口氣,搖了搖頭,反思著最近自己做過的1切。
  認識了女人,跟她做愛,換取免費的房屋住。
  認識了阿木,跟他到處去玩,換取了1點酬勞和跟不同的女人做愛的機會。
  認識了段晴,以后每次跟阿木去夜總會都點她,而每次去酒店開房的對象也是她。
  后來,女人要我幫忙找1個女人做她男人的情人。我找了段晴。
  女人問段晴是我的誰,我說她是我的情人。女人又問,那她是我的誰。我說,是房東。女人眼泛淚光,咬了咬牙,給了5萬元我。后來她就很少再來找我了。每次過來都是自顧自的宣泄性欲,完事后1話不說的離開。對此我無話可說。性工作者是不會抱怨客人不做情感交換的。相反的,會討厭情感交換。原來作為性工作者的我,1開始的時候不單出賣了身體還出賣了感情。我不夠專業,也敗壞了性工作者的名聲。慚愧萬分。
  那次跟段晴說了做情人的事情后,她很爽快就過去做了。在阿木的安排下,1切都妥妥鐺鐺,讓男人看上去1切都是偶然。后來我們還是會偶爾的約出來做愛。有1次她跟我說,我們的友誼是我用阿木的錢去點她“坐臺”和“出臺”建立起來的。簡潔的說就是金錢堆砌起來的。而現在還介紹了1份好差事給她,所以現在的做愛都是這差事的回報。接著她還說道她不是我的情人。我問怎樣她才會是我的情人。她說,當我很有錢的時候。她還說,女人很喜歡我,想我做她的情人,每月也給我8千。我沒有答應。這1次,是我們最后1次見面。以后女人也沒有過來找過我,直到今天。
  這晚,暫且在酒店住1晚,明天再去找住的地方。
  在酒店住下來后,我再次的拿出了樂湄寫給我的兩封信,讀了又讀。心里放滿了各種感受,腦袋卻1片的空白。不管我如何努力的在心里捕抓感受,還是徒勞無功。不是抓不到感受,而是抓到的太多,沒法辨認。我對此感到討厭,10分難受,由于腦袋最怕空白1片。我開始試圖想象1個感受給自己,但還是1無所獲。想象出來的東西過于淡薄,由于我想象力的不足。
  我關上燈,在床上自慰了1次。身體和心靈都由于高潮而安靜了下來。腦袋想起了1件事情,就是給樂湄回信。我決定要將最近所產生的1切從頭到尾的寫給她看。
  在寄出了這封信的第2天,我決定再寫多1封信。
  樂湄:
  我想了1天,其實也就是想了那末1瞬間的事情。突然好想去看看你成長的地方。你允許的話,還想去看看那1間兒童福利院。
  我不知道這跟我找工作有甚么關系,但我直覺覺得,我會在這事情上弄清楚心里的1些想法,或許能發現自己想干甚么也不1定。
  最后,我想問,這間福利院的名稱和具體地址。
  2文
  等回信的這幾天,我百無聊賴,偶爾捧著樂湄寫的書看,偶爾捧著自己的陽具,偶爾的睡了過去。
  可以說,我是在奢侈的浪費著自己的青春。
  我對著鏡,看著1個頭發混亂滿面胡茬的男人,身體略有消瘦。才發覺,我已很久沒有照個鏡,很久沒有關注過自己的身體。
  我看著鏡里濃眉大眼的小伙子,嘆了口氣。仔細的端量鏡里的身體。下體稠密的毛發1直生長到了小腹,蓋過了肚臍眼,或許很快就會長到胸口。由于消瘦,身體的肌肉都有點松弛。特別是腹肌,從6塊變成了1坨。我覺得我應當要好好鍛煉1下身體。不是要練成健美先生,而是要能夠從身體里肌肉里看出1種向上的活力。
  或許,展開自己的人生,或說尋覓自己的夢想都應當從這些細微的事情開始做起。要改變的不是物資條件,而是思惟習慣。我開始越想越遠了。
  我告誡自己要腳踏實地,先從俯臥撐做起。以后的幾天,逐日我都做100個俯臥撐,200個仰臥起坐和300個深蹲。沒有再捧著自己的陽具,除上廁所的時候。每天的下午都會待在圖書館,看馬克思寫的《資本論》。我不是要從中學到甚么,由于很多地方都看不懂。我要的是1顆靜下來的心,和做事情的耐性。由于總覺得自己太浮躁,太想1步登天,太想1下子就甚么都有了的感覺。
  腳踏實地。
  大概過了半個來月,我收到了樂湄的信。
  2文:
  多是職業的原因,看完了你寫的經歷,馬上想到的竟然是這個可以寫1個有趣的故事。請諒解我用“有趣”這個詞吧。
  故事里的女房東看上了你的美貌和身體,勾引了你上床,后來還漸漸的對你產生了占有欲。而她自己誤以為這個占有欲是對你產生的感情。說得概括點,她通過結婚得到了錢,然后再用錢去找個人投入自己的感情。她老公是通過結婚得到了家庭,再通過用錢去找個人投入感情。可以說,她和她老公是同1類人。既要得到錢,也要得到人。到了后來,你謝絕和她產生感情。她就由“愛”生“恨”,把你看做宣泄性欲的工具。估計1開始你對此是樂此不彼,但漸漸的你就對此產生了討厭,仇恨她也仇恨你自己。緣由就在于下1位女主,段晴。
  你跟段晴的認識是在金錢交易中產生。第1次見面中,她看不上你這個有錢人的小跟班,而你就討厭她看不上你。兩人都是自卑感作怪。在這次見面中,你用粗魯的性愛和把她物化的行動傷害了她。由此她產生了恨意。在下1次見面中,她對你表達出自己的恨意,卻被打。你為此感到內疚,并由此產生了憐愛。在車上,她把怒氣都宣泄了出來后,也對你產生了1種復雜的愛意。愛意里包括著對你的感激,對你的恨,也多少的將自己的影子投射到你的身上。一樣的,你也是。
  當她知道你很喜歡她的時候,她懼怕并畏縮了。而你又馬上的告知她,想找她去做其他人的情人。恨意立刻的占了上風。她答應了去做那個男人的情人,來報復你。同時間,她就可以繼續的喜歡你又不用感到懼怕。至于她為何會感到懼怕就不清楚,也不敢胡亂的猜想。或許答案你最為清楚。
  最后就是那個阿木。1句話,很簡單。他是你想成為的人,也是你討厭的人。整封信里面1丁點都沒有你跟他的交換,沒有交代他的人物特性,就僅僅是出現了而已。但他卻僅僅絕非是出現了這么簡單。由于你是在做他的小跟班。總結起來就是,你從他身上得到了女人和金錢,但要失去自尊。估計這個也是你認為的現實世界吧。想成功的得到金錢和女人,就要舍棄自尊。
  我無意發表評論和看法。路,你要自己選擇。看世界的角度也是。或許,現實中的確的存在著你認為的那個現實世界,但卻不會是全部世界。能夠被定義為成功的東西還是有很多的,并不是單純的只有占有欲和性欲。還有,要得到金錢和女人也不等于必須要舍棄自尊,沒有這樣的對等關系。應當說,要得到必須要付出,但,你要清楚的知道,付出的是你腳踏實地的努力。你想不努力就得到的話,才需要你舍棄自尊。明白了嗎?
  最后的最后,我只能抱歉的告知你,我也不知道之前住的福利院叫甚么,好像是市的福利院,酒泉市的。具體地址我也不清楚。不過,我可以將你介紹給我的朋友。她1直住在酒泉,曾也去過廣州讀書,和你交換起來應當沒有問題。我是在工廠工作時認識的她,當時她在工廠實習。我已跟她說過了,她說很樂意幫忙。到時候你不用租房子,她那里有個房間給你住的。
  你收到了這封信后就發個短信給我。我將她的手機號發給你。她叫喬嘉琪,今年應當是23歲。模樣很漂亮,1雙大大的眼睛和潔白的皮膚。剛認識的時候有點害臊,熟習了就很活潑,興奮的時候還有點瘋瘋癲顛的感覺。總的來講是個挺有吸引力的姑娘。到時候你要跟人家好好相處。
  樂湄
  讀完信后,我身體的血脈好似1下子順暢的流通了起來,每處肌膚都被關懷備至,溫暖充滿身軀。也是我第1次感遭到被理解原來是多么的暢快,使人身心舒暢。
  在某個角落,我多少的看懂了世界,看懂了自己。我并沒有本來認為的那樣純潔,也沒有本來認為的那樣齷齪。
 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,你會如何重新選擇?
  這是跟嘉琪見面后,她問我的第1個問題。她解釋說自己恰好在看1本雜志,里面問了這個問題,然后征集讀者的答案。她繼續說道,她自己會選擇生于法國巴黎,由于那里的生活很浪漫。
  我問她如何得知巴黎很浪漫。她回答是雜志寫的。
  我說,雜志對你的人生影響很大很深遠嘛。
  她說道,這是她自己做的選擇。
  我嘆服她的民主自由。
  然后她繼續的說著巴黎如何的浪漫。
  過了1會,我問道,如果你生于巴黎,然后看到這本雜志的這個問題,你會再如何選擇。會選擇來中國嗎?
  她說道,固然不會。中國有甚么好的。
  如果雜志把中國介紹得很好呢?
  我不會看這樣的雜志。
  跟中國有仇?
  是恨鐵不成鋼。
  聊了1會后,她要我也回答這個問題。
  我說,哪怕我重新選擇1百次,我還是會變成這樣的我。很多東西并不是重新活1次就能夠有所改變。該錯的還是錯,該吃虧的還是會吃虧,由于我還是我。
  無趣。她說道。
  本想說上幾句有趣話改變局面,不過看到她看我的眼神后還是作罷了。由于我見到,她眼里的我,額頭上貼著“無趣”兩個字的紙條。我只能安慰1句,還好只是紙條,還有機會把它撕下。
  在聊天中,我得知她跟她奶奶1起住。家里還有1間房空著,可以給我住。條件就是我要將她要做的家務活全負責下來。我覺得這非常公道,并說道,你的大恩大德我無齒難忘。
  接著我還想繼續對她恭維1番,嘗試將貼在我額頭上的“無趣”紙條撕下時,她竟然就在的士的后座,我的隔壁,肆無忌憚的脫下她的緊身牛崽褲。我被這突于其來的福利嚇了1跳,不知道該用甚么眼神看她的大腿才能報答到她的大恩大德。
  然后她慢吞吞的說了句,大腿可以隨意看,不用這么驚訝的。
  我被她這樣的態度刺激起來,作了1個夸大的擦口水動作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的腿部。這才發現,她還穿了1條短褲。我問,為何不直接穿短的。
  她說,她奶奶不喜歡她穿短的。
  我贊美她很孝順。
  她說,應當的。
  我又問,現在不就是去你奶奶家嗎?她會看到你穿短的啊。
  她說,奶奶出去公園玩了啊,豬頭。
  短短的1段路,我已成為無趣的豬頭了。并且我堅信大局已定,我沒法撕下紙條。反而是,紙條深深的印在額頭上成了我的1部份。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還會被貼上甚么紙條,貼上多少張,但我非常肯定貼在我身在的紙條都不能我自己動手撕下。而且,我還模糊的覺得我面對的不是1個人,是1個世界,1個我不能理解的世界。
  接著她還說,豬頭就是我以后的稱呼了。
  我疑惑為何樂湄會說剛認識她的時候會覺得她有點害臊。是否是酒泉市有兩個外貌1模1樣的喬嘉琪呢。
  正當我還在疑惑的時候,已到了她奶奶家的樓下了。看來我已沒有疑惑的余地,要開始面對1個嶄新的世界。
  酒泉的市兒童福利院在哪里?我問。
  不知道。干嗎?她說。
 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。樂湄沒有告知你?
  她說你是過來找工作的。她看著手機說道。
  的確可以這樣理解。我解釋到。
  你意思是你去兒童福利院找工作?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說道。
  不全是。我想先去那里了解1些事情。
  我奶奶之前在那里工作過的。你可以先去問問她。她看著手機說道。
  那你不知道福利院在哪里?
  那你知道你爺爺奶奶工作單位的具體地址嗎?她反問道。
  我也不知道。無言以對。
  她說,所以說豬頭就是笨。
  我本想說點甚么,但最后只是點了點頭,嘆了嘆息。
  她用手輕輕的拍著我的頭,說道,別這樣就不高興啊。豬是樂天派的。
  我看了看她,說道,樂湄說認識你的時候,你很害臊的。現在你的害臊都到哪里去了。
  她說,人是會長大的。臉皮也是要隨著變厚的。我,是會變的。
  我連連點頭表示認同。
  她說,你也要變,不能再這樣同情自己,憐憫自己了。要成長就要對自己狠點。
  我嘆服她認識我短短1個小時就把我看穿。
  我說,你是怎樣在我身上看到這些的?
  她說,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之前的自己。
  我說,你意思是我往后會變成你這樣嗎?
  她說,豬頭,就只能是豬頭。
  她玩著手機繼續說道,今天你就要開始負責所有的家務活。從今晚洗碗筷開始。
  我點了點頭。
  其實對這個問題,我心里是有答案的。如果可以重來,我希望做1個孤兒。
  由于如果我話我想換1對父母的話,我也就不是我了。所以我選擇做1個孤兒,不受這對父母的影響。但我并沒有說出口。我覺得到了現在的我,應當能夠做到不受影響,乃至乎帶給自己好的影響。
  仿佛我還在拿自己的生命在跟某些東西斗氣。
  成長要對自己狠點。
  樂湄:
  在酒泉生活了1段日子了。嘉琪確切是個好女孩,就是跟你說的有點出入--1點也沒有害臊的1面。依照她的說法是成長了,面皮隨著厚了。我還挺欣賞她的。
  你之前住的兒童福利院,我找到了。嘉琪的奶奶之前在那里工作過,算起來,她應當還照顧過你。我過段日子打算去福利院工作,好想親眼看看里面的孩子都是如何成長的。
  你的信我反復的看了屢次。你的看法給了我很大的啟示。那時候的我確是沒有了自尊--自找的,開始的時候還樂在其中。
  但我現在還很亂,甚么都總結不出來,只是知道必須要做某些事情不可。你說的那句“不這樣活下去,人會過得不自在”,現在我可算是親身感遭到了。
  現在也只能見步行步,也許做出來了以后,自己就會明白過來了。
  最后,我想征求你的意見。由于我還想通過嘉琪的奶奶知道你之前的事情,還有就是想查出你父母為何要拋棄你。如果你允許的話,我就展開這個事情。而如果你不允許的話,我就終止它。
  2文
  2文:
  首先,我認為,就算我說不允許,你還是會去調查的。只是不將調查結果告知我而已。所以,你想做就做吧。
  再者,其實我也想知道這個真相,就是不太想去調查,有種莫名的抗拒感。如果你能調查出結果,不管怎樣的結果,都照實的1字不漏的告知我。我不1定能夠面對,但我會做好1切能夠做到的心理準備。
  最后,你也不要再想總結出甚么。能夠很好的活下去就是最好的總結了。的確,每一個問題都會有答案。但其實不是每次遇到問題都要找答案。走好眼前路比找答案重要很多。
  樂湄
  在發甚么呆啊?
  突然有種離開了故鄉的感覺,想念那座城市了。
  我去你們那邊的時候也一樣有這類感覺。感覺1切都熟習而又陌生。每處的風景都嶄新,有豐富的新鮮感,卻沒有1絲共鳴,自然的加重了我對家里的思念。
  原來你也能夠認真說話的。
  甚么意思。你就喜歡我罵你嗎?這么犯賤啊。
  不是。我挺喜歡你的認真,模樣很吸引人。我看著她微微1笑的說。
  你是想泡我嗎。滾1邊去,工作都還沒有就想著泡妞。
  我看著她,笑了笑,點了點頭,看回窗外的風景,思念我的故鄉。
  思念故鄉,對我來講是種新鮮的感受。之前我1直都認為我自己并沒有真實的家,并沒有可供思念的故鄉。但是,其實心里早就種下了故鄉的萌芽,只是那時候我還沒有離家而已。1旦離家,萌芽就會開始長大,變成1棵充滿人和事的回想之樹,繚繞我的心頭。乃至連1些我1直都不喜歡的人都出現在里面,而且可供回想起的片斷也變得溫暖了起來。或許是我離家太遠,特別的需要溫暖。或許,家的作用就在于溫暖。
  我們坐在那里,各自的發著呆。
  對了,你跟你奶奶1直都相處得這么好嗎?
  差不多吧。小時候比較調皮,爸媽都很生氣,但奶奶還是護著我。那時候我覺得奶奶很好很好,救星1樣的人物。長大后,不知怎的愈來愈惹她生氣,最后我就離家出走了。但后來才明白到,就算他們是怎樣罵我怎樣的生氣其實還是愛我的。
  她停了停,繼續說,多是之前奶奶太護著我。我會覺得人家1切都順著我才叫做愛我。后來我才明白愛不是這么1回事。
  那愛是怎樣1回事?
  對我,能夠跟親人1起生活,感到溫暖就是愛了。很簡單。固然,有1個大條件,就是你們能夠相互尊重的。不然,相處中就會有階級對峙性,斗爭自然就會不停出現的。
  講得真好。階級對峙性。去賣珠寶真浪費了你這個人材。
  賣珠寶也是需要人材的。別看不起賣珠寶。工作無貴賤。你這是階級對峙啊。
  是啊,我腦袋充滿對峙,充滿斗爭,1如我的父母。我想。
  我不階級對峙的話,1時也不知道該怎樣了。難道我要拋棄它?
  也不全是。你有這個,你會很容易的分辨出哪些是尊重,哪些是階級對峙。而且你還能知道階級對峙中的來龍去脈。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。為什么要拋棄呢。只是還不會應用罷了。
  很高興認識你。
  豬頭。
  那年的4月26日,樂湄被當時的院長偷偷的撿了回來。院長親手的將她交給我照顧,并囑咐不可被人知道她是誰的孩子,也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是誰的孩子。
  因此不再能叫她的原名了,就改名叫樂湄。其實院長說自己也不知道這孩子原名叫甚么,只知道她父親叫楊振國,大學教師。母親叫何詠,擔負她丈夫的助教。
  當時樂湄才幾個月大,身體很瘦,由于被放在大街上很久,感冒得很利害,經過了1個多月的治療才治好。后來到了兩歲多,她還不會說話,我們真的懼怕是那時候發熱燒壞了腦袋。
  我想插1個問題,嘉琪說。
  說。
  她父母怎樣了?
  死了。
  怎樣就死了?她繼續問。
  自殺。
  為何!我問。
  那時候有那末1群人被領導說他們甚么都沒有,然后組織起來拿起槍炮抓了那些他們認為何都有但思想不正確的人。抓來后,對他們進行了1番名為改做的運動。有些逼著他們寫悔過書并讓他們做最臟最累的活--悔過自己為什么這么有錢,為什么會私下養了1頭豬之類的。有些被抓去1間之前用來對付間諜的房間里進行嚴格的思想改做。后來,有些人知道自己被定性為思想不正確后,就自殺死了。有些是出于恐懼,有些是出于保護自己的尊嚴。當時就是這樣。不過現在的歷史教科書里好像沒有寫下來,所以我說是甚么事情,你們也沒有概念。不過這些甚么都沒有的人在寫外國歷史的時候,有寫德國法西斯的。你們可以參照那個。事情的人物換成是我們的人就是。
  那就是說她父母就是被定性為思想不正確的人?嘉琪問。
  養了頭豬就是思想不正確?我問。
  對,成敵人了。至于她父母大概是由于有思想有文化而被定性為不正確的。奶奶說。
  那養甚么能成為同盟?我問。
  你問的甚么問題,是怕沒人養你嗎!嘉琪頓了頓繼續說,怎樣的思想才是正確?
  奶奶看著我說,進行改做就是幫他們養豬。所以要成為同盟還是養豬。然后奶奶看著嘉琪說,至于正確是歷來都不存在的。甚么都沒有才是正確,包括思想。
  我和嘉琪沉默。
  后來樂湄還是能說話了。在我以為1切都會好起來的時候。院長也被抓走了。不久院長就在牢里死了--小腹1刀,胸口1刀,頸1刀。他們跟大家說是院長畏罪自殺。大家也紛紜的點頭表示認可。以后樂湄的身世被知道了,還好就是那時候氣氛開始和緩,她就得以保存了下來。不過大家都習慣的跟她保持距離,以避免氣氛突然轉變。
  我又想插1個問題。那時候有法律嗎?嘉琪說。
  笑話。哪一個國家沒有,只是誰說過有法律就要依法治國了。我說。
  當時那些甚么都沒有的人可以就地槍決1個偷衣服的賊。法律的確有,不過只生活在書上。奶奶說。
  奶奶,你繼續說。她白了我1眼。
  到了大概她10來歲的時候,有個男護工跟她常常來往。后來被人發現那個男護工在猥褻她。我們詢問樂湄的時候,她說有人跟她聊天就很開心,其他事情也不太懂,就是被摸的時候覺得不舒服。最后男護工逃跑了,剩下她1人。大家就開始更加孤立她了,偶爾還會欺侮她。我那時候要照顧嘉琪,不想牽涉其中,也只能暗中的幫幫她。過來半年左右,她在上學途中走了。我們怎樣著都再也找不到她。她現在怎樣了?
  依照她的說法是,當時她來到了南方。至于她是怎樣來的,我也沒有問。到了南方后,到處打散工,漸漸就在工廠里上班,認識了1個男朋友。后來子宮出現了病變要切除。男朋友離開了她。以后她繼續工作,升職得很快現在出國了。我說。
  那看來還生活得可以。子宮切除,還能生育嗎?奶奶說。
  不能了。月經都沒有了。嘉琪說。
  那結婚呢,生活呢?奶奶說。
  切了子宮除不能生育,其他都不會有影響。現在樂湄姐她很漂亮很飽滿的。嘉琪說。
  而且還很有氣質。我說。
  那就好,那就好。奶奶眼泛淚光的說,這也算是對她父母,對院長的1個交代。那幾年真是貽害不淺。你們年輕人要記住不能重蹈復轍。那些看上去甚么都沒有的無知者是最危險的。他們甚么都敢做,不是由于英勇,而是愚昧。
  如果沒有那樣的獨裁者,估計無知者不會這么危險吧。我說。
  那正正是由于有這樣為數很多的無知者,獨裁者才會如此利用。嘉琪說。
  那如果這樣,就算無知者沒有了,獨裁者都還是可以利用其他東西的。我說。
  獨裁者是如何誕生的?嘉琪說。
  無知者眾多時。我說。
  答案明顯易見了,豬頭。嘉琪說。
  “喂,阿晴。”我對電話的另外一頭說道。
  “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。”
  “1直都記著你,就是沒有勇氣聯系你了。”
  “聯系我需要勇氣?”
  “也許不應當用勇氣這個詞。1時間說不清楚。”
  “你現在在哪里生活了?”
  “甘肅,酒泉。”
  “怎樣1下子跑到這么遠了?”
  “3言兩語很難說清楚。”
  “怎樣你的事情都說不清楚了。”
  我沉默。
  “還會回來嗎?”
  “抱歉,還是說不準。”
  “那就由我來講句準。我沒有做那個男人的情人了。現在重新回到學校,讀室內設計。我會1直在這個城市。”
  “好,很好。找到想做的事情就去做,好好努力。”
  “謝謝。如果你回來就給我電話。我等你。再見。”
  我本想回話,再說點甚么。但是未等我斟酌清楚說甚么的時候,她就收線了。我明白她想轉達的意思。
  突然間記起了我跟她的1段對話。
  “如果我愛上你了,你會怎樣辦?”她躺在我身旁說。
  “那我也會愛上你。”我側過身來,看著她說。
  “如果我不再愛你呢?”她看著我說。
  “我也會繼續愛你。”
  “說謊。我看得懂你這個表情。”
  “好吧。這句我的確說謊了,我承認。”
  “以后不能說謊,最多只能說不清楚。即讓我明白,又可以盡可能不傷害到我。”
  “好。明白。那如果我愛上你,你會怎樣辦?”
  “偽裝不知道。”
  “向你表白呢?”
  “我會謝絕。”
  “我看得懂你這個表情。”
  “看得懂就能夠。我是1定說謊,不說真話的。”
  “為了保護自己。”我平躺在床上,看著天花板說。
  “我有很多東西需要保護。而且有些東西失去了就不會再具有。”
  “我明白。”我看著她說。
  我回過神來,打了電話給嘉琪。
  “如果我說我愛上你了,你會怎樣辦?”
  “你是傻了吧。”
  “你說,你會怎樣辦?”
  “哪有人表白用‘如果’,哪有人在手機里表白。豬頭!我在家里,你趕快回來!”說完她就掛了電話。
  我馬上進了電梯,急忙的按了13樓。
  “怎樣那末快就到了?”
  “我剛就在樓下。”
  “豬!”
  “我愛你。”
  “我斟酌1下。”
  我1把將她摟了過來,說:“給你1秒。”
  “我……”
  我未等她回答就吻了過去。
   字節數:53364
【完】


友情鏈接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优博彩票平台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