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武俠古典  »  采陽補陰也是手藝



  我是被下體一陣一陣的快感喚醒的。

  天已經亮了,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。我睜開眼朦朦朧朧的看見身上趴著一個
身量不高的男人,雙手正抓著我的雙乳,貪婪的吸吮著我的乳頭,隨著吸吮的節
奏,插在我體內的雞巴也在收縮跳動,顯然正處在射精的邊緣。

  我心里一陣凄苦,似乎體會到了那些紅顏薄命的女人的心境,自己有了顛倒
乾坤的肉體,就合該被天下男人玩弄,那些男人哪怕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跟我春
宵一度,真是可笑。那就讓他們死得其所吧,我心里想著,也顧不上去想身上的
人到底是誰,暗自運起神通,玉門一緊,就聽見身上的男人長長的慘叫了一聲,
緊接著一股股熱流注入了我的身體。我閉著眼睛仔細品味著體內的這股精液,明
顯的感覺到它蘊含的生命力比那三個人強得多,心里一喜,緊忙運化了這股精液,
玉門再次擰攪起來,勢要榨干身上人的全部精血。

  略顯稚嫩的男生在我身上長嘶,尚未軟化的雞巴再次噴射出濃濃的精液。「
嗯……還要嘛……」我嬌聲哼著,催動著心法乘勝追擊,閉著眼睛默默的等待著
他和前面的人一樣射干精液射出血液,可是等了足足有五分鐘卻仍然沒有嘗到血
腥的氣味,精液的濃度越來越稀卻沒有斷絕,最后幾乎是前列腺液代替了精液…


  我睜開眼睛,仔細看著身上的人,不出所料,是我們的西藏小向導。我吃驚
的看著他,如果我昏迷之前的記憶沒有錯的話,他已經射在我臉上一次,那一次
的射精距離足有五米,其實已經說明了他異于常人的體質,而我不知道自己昏迷
了多久,假設他自從我昏迷過去就一直在插我的話,恐怕也已經射過不止前面這
一次了……天啊,這個人,恐怕已經不能以普通人的標準看待了。

  小向導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,畢竟他沒有明王的神通,在我的壓榨之下早就
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,我看著他漸漸失神的眼睛,突然心里一軟放開了玉門的禁
制。半軟的雞巴滑出我的身體,向導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,我緩緩坐起來,冷眼
看著他有出氣沒進氣的樣子,又有一陣惡煩涌起,當下就想一掌打死他算了,就
在這時,向導做出了一個讓我吃驚的舉動:但見他用盡了最后的力氣掙扎著跪了
起來,雙手合十,接著頭重重的磕在地上,嘴里含糊的念著我聽不懂卻又有些感
應的東西……

  「他在對我……頂禮膜拜?」我驚訝的看著這個赤裸的少年,一分鐘前他還
在瘋狂的操我,滿眼都是赤裸裸的欲望,而一分鐘之后臨死的膜拜也充滿了虔誠,
我突然福至心靈,恍惚的體會到了冥冥中的天意,心里一動,忙抱住他的頭,把
柔嫩的雙唇印在他的嘴上。之前的交合我從來沒有和人接吻,一面是因為心里厭
惡那三個人,一面也是為了讓自己的神通少一些的讓渡給他們,免得自己不好收
拾。我慢慢的把真力渡進少年的嘴里,感受著他身上濃濃的男人氣息,不免又有
些動情,我強忍著把欲念都化為真氣輸進他的身體,看著他一點一點的回復體力
才慢慢放開。

  他再次跪下,匍匐在地,我緩緩站起身。

  「你的名字。」

  「多……吉……」

  「為何拜我?」

  「我們……這里……有一個傳說……男女雙身……的……是慈悲的上神……」

  「慈悲?」我啞然失笑,外面三個人尸骨未寒,我要他們命的時候可是毫無
遲疑的,我這樣都叫慈悲的話,恐怕世上沒有壞人了。

  「你走吧,我不殺你,但是不許把今晚的事情說出去。」

  少年的頭壓得更低了:「多吉……愿意終生追隨您。」

  我禁不住浪笑起來:「為什么?為了再次跟我上床是不是?你不怕死么?」

  「不不不……」多吉忙辯解道:「我是個孤兒,沒地方去,我想跟著您……
修行……」

  這些藏民奇奇怪怪的信仰真是我沒法理解的。「抬起頭讓我看看。」我仔細
端詳著這個黝黑的少年,發現他竟然跟我一樣長著一張雌雄莫辯的臉,好奇怪之
前為什么沒有發現。雖然他遠不及我此時的絕色,但這張臉放在女人堆里絕對也
算是出眾了。我的好奇心更盛,索性留下他多個幫手也好吧。

  「穿好衣服,我有話說。」我拾起腳邊的內褲和背心胡亂穿上,看著他面露
喜色飛快的穿好衣服:「以后你私底下叫我明妃,在人前我穿女裝的時候叫我姐
姐就可以,男裝的時候叫我哥哥,明白了嗎?」

  「多吉明白!」

 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手指著火堆旁的三具尸體:「去,幫我把他們處理掉。」

  正在多吉應聲要動手的時候,突然一輛吉普車由遠及近駛來,我心里一凜,
就看見車上跳下來兩個穿著警服的男人,他們看見了地上的尸體,飛快的掏出手
槍:「別動!警察!」

  那一瞬間我心里閃過無數的念頭:跑?絕不可能,現在刑偵手段這么發達,
根本跑不掉,被抓到的話自己現在這混亂的身份恐怕就曝光了……打?也不確定
現在的明妃神通擋不擋得住子彈,不能冒險……老老實實被抓進去?那也會曝光
……
不低,他持槍的手沉穩有力,手指上有明顯的煙熏的暗黃色,雙眼渾濁布滿血絲,
滿是橫肉的臉上顯出老于世故的樣子,盡管我的肉體噴香,他還能把自己的欲望
盡可能的隱藏起來;而年輕的警察可能是剛剛畢業,臉上流氓的表情一覽無余,
仿佛一下子就能把我吞下去一樣。

  我心里飛快的盤算著,看現在的情形只要再獻出一次自己的身體,這兩個男
人自然可以被我拿下,眼前的危機也就算度過去了,可是這里面有一個潛在的風
險,顯然越多人知道我的事情就越危險,而且我要回到北京的,這邊留著那么多
知道我身份的人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讓我暴露……必須把風險降低!

  我心里做好盤算,突然作勢要站起來的樣子,兩個警察下意識的同時把指在
我的面前,我忙假裝害怕低頭嬌聲道:「警察叔叔饒命饒命,兩只槍一起……我
不行……」說著偷偷斜眼看著那個老警察,雙腿慢慢放下,讓胸前的一對寶貝恢
復它們真正的形狀……

  老警察咳嗽了一聲,對身邊的年輕警察道:「小王,去把那個藏族人銬起來,
你先問一下,我單獨問一下這個!」

  「……是!」小王不情不愿的收起槍,拿手銬拷了多吉,扭到一旁看著我們。

  「你!」老警察兇神惡煞的對我吼:「進去穿上衣服!像什么樣子!不許跑
啊,跑打死你!」

  我嫣然一笑,緩緩站起身扭動著水蜜桃樣的屁股,撩開帳篷轉頭又不經意的
朝他們一笑,轉身進了帳篷。

  果然沒過兩分鐘,帳篷被掀開了,老警察板著臉鉆進來問道:「怎么不穿衣
服?」

  「穿衣服……不還是要脫的么?是不是?警察叔叔?」


        

  「小騷貨!」老警察登時換了一張面孔,滿是淫邪的笑容:「真他媽騷,也
真他媽狠,那三個人都是你殺的?」

  「警察叔叔我冤枉啊,你看看人家的身子……」我嬌羞的任意舒展著身體,
讓皮膚上的淫香散發開來:「這么弱,是不是?怎么可能殺了仨大老爺們兒呢?」

  「少他媽跟我裝,女人想殺男人還不容易?把雞巴咬下來就行。嘿嘿」老警
察淫笑道:「說說吧,跟我回去受審還是怎樣?」

  「哎呀警察叔叔,你看你進都進來了,也別跟我裝了行么?人家要是乖乖受
審就穿衣服了對不對?」

  「那就不跟你廢話了!」老警察一把抱住我的腰,滿是煙酒氣的大嘴徑直朝
我的嘴吻上來!

  我伸手按住他的嘴,低聲道:「警察叔叔,別急呀,我呢,只能接受一個人,
你看是你還是外面那個?」

  「龜兒子!這不是廢話嗎!」老警察急火火的起身道:「我這就把他支走…
…」

  「哎……」我伸出腳靈活的勾住他的脖子:「人家……確實和這三個死人有
些說不清的事情,光支走他……恐怕不行呢。」

  老警察見多了各種兇殺案件,對我話里的意思一下子就了然于胸,冷笑著說
道:「你他媽做夢吧,你知道你在慫恿我干什么嗎?你那個逼是金逼啊?」

  「逼呢……呵呵,可能都沒得,但是……」我媚笑著勾起自己的背心,讓一
只乳頭露出來,接著摟住老警察的頭按在上面,運起神通讓全身甘甜的汗液都集
中在乳頭:「您嘗嘗,絕對值得的……」

  老警察剛一張嘴含住我的乳頭,就看他下身顫了幾顫,褲襠的地方就濕了。
我心里鄙視的笑了一聲,又加緊催谷汗液,直到看見老警察的雙眼泛出了血色,
才放開手道:「警察叔叔,你去吧,回來我都是你的。」

  老警察獰笑著從腰里拔出手槍,嘩啦一聲上了膛,轉身走出去猛然一聲清脆
的槍響,緊接著傳來多吉驚恐的吼叫。

  帳篷的再次被掀開,前后也不到十秒的時間,我也已經把衣服脫了個精光,
卻用一只手死死的捂著下面。老警察的眼睛再也無法離開我的身體,幾乎是撕扯
著把衣服脫光,合身便撲了上來!

  我一手捂著下體,一手摟住男人的脖子再次把粉紅鮮嫩的乳頭送進他的嘴里,
他瘋了一樣撕咬著我的乳房,另一只手拼命揉捏著另一只乳房仿佛隨時可以把它
捏碎一樣。我務求快速建功,心里不免急躁,一翻身把他按在地上,隨手拿起地
上的背心蒙住他的眼睛,玉腿輕跨在男人腰間,扶住他短粗的肉棒一咬牙坐了下
去。

  果然沒等我起落,老警察一聲嘶吼就把精液射進了我的身體:「爽!真他媽
爽!」他歡快的叫著拉開臉上的背心,赫然看見了我下體比他粗長幾倍的肉棒!

  「你他媽是……人妖?!」老警察罵道,我心里早有打算,媚笑著運起「顫」
字決,玉門內部飛速顫動擠壓著剛剛射精的雞巴,老警察的臉上馬上寫滿了淫邪:
「哈哈哈,人妖!居然比娘們還好操!老子在成都操了那么多小姐,沒有一個比
得上你!你的屁眼比逼還騷!」

  「終于沒事了!」我緊繃的神經終于松懈下來,長吐了一口香氣趴在老警察
滿是胸毛的胸口,一雙玉乳緊緊貼住了男人的身子。

  老警察軟化的雞巴在我的玉門里慢慢重新堅挺起來,我心里知道單純靠我分
泌的香汗并不能讓他射太多次,可這老東西剛才那一槍心狠手辣,明顯是個為了
滿足自己的欲望不擇手段的狠角色,如果我用陽精哺他,他身體精進之后我未必
應付得了,相應的,他能給我提供的幫助也就更大,眼前最重要的是讓他徹底臣
服。

  我心思飛轉,忽然想到之前阿修羅傳授的「吸」字訣,再聯想到我這一夜與
幾個人交合的情境,發覺似乎有個辦法可以嘗試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趁著老警察
忘情的把玩我的雙乳的時候,再不顧他滿嘴的煙酒臭味,櫻唇輕啟死死的吻住他
的嘴唇,同時運起「吸」字訣下身奇力迸發,菊門先是洞開把男人的整根陰莖加
上兩個卵蛋都牢牢鎖住,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從體內直接傳到男人的馬眼,老警察
登時身子僵硬,把體內殘存的一點精液完全獻給了我。

  這僅僅是我強大手段的開始,就在他將軟未軟的時刻,我悶哼一聲,嘴里一
股香氣渡進男人嘴里,直接打入男人下腹丹田!此時我和他全身相接,形成了一
個完全封閉的環路,香氣游走到男人的下體強行催谷,男人的雞巴再次堅挺,在
香氣的撩撥下瞬間射出前列腺液,我則吸入男人的液體再次衍生出一股香氣渡進
他的嘴里……就這樣,老警察徹徹底底的體驗到了只有女人和我這樣的明妃才有
的多重高潮,整整在我體內射了一百次!

  在第一百零一次渡入香氣之后,我馬上放開「吸」字訣的禁制,不在壓榨他
的陽具,假裝嬌軀一軟倒在他的身邊,撫摸著他的胸口顫聲道:「警察叔叔……
你真棒,操死人家了呢……」

  老警察得了我的真氣,在雙眼翻白狂喘了十幾分鐘之后慢慢感覺到精力恢復,
卻不敢再有動作,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,我的能力已經不是常理可以預測的了,
自己稍有不慎就會死在我的身上,嘴上卻不愿意承認:「小浪貨,服了吧?」

  「服了服了,」我浪笑著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豐滿圓潤的美乳上:「可不敢
再操人家了呢,再操人家就會死……了呢……」我故意把死字拉長,又語帶雙關,
說得老警察身體一緊,陪笑道:「我可舍不得操死你,寶貝兒……現在可以說說, 外面那些死人怎么回事了吧?」

  我一扭屁股趴在他的身上,一邊玩弄著他的雞巴一邊說道:「還說呢……人
家都冤枉死了,我是來旅游的,外面那個是我的向導……那三個人是偶遇的,晚
上看我長得好看就要強奸人家啦……可是……人家的小穴哪是隨隨便便就能操的
呢……」說著手上不輕不重的掐了一把警察的雞巴。

  老警察一哆嗦忙把我摟在懷里,勉強笑道:「好啦我知道啦,這點兒小事兒
你張大哥應付得來!」于是麻利的穿上衣服,拉著赤裸的我走出帳篷,先是帶著
手套把那個已經死掉的小王的配槍解下,退出一發子彈裝進自己的槍里,又朝天
開了幾槍打空了小王的子彈把槍塞回小王手里,接著拎著嚇傻的多吉耳走到我身
邊:「這小子操過你了吧?你說的話他肯定都聽,等到了局里讓他不要胡說,就
說遇到了偷獵的!」然后拿出警用通訊器……

  只好見機行事了,我輕輕轉過頭用目光制止了多吉,那孩子正咬牙切齒的準
備沖上去,還真是有些武勇。我慢慢屈起雙腿并攏在胸前,擋住寬松背心下的巨
乳,低頭把雙手抱在頭上,多吉也跟著雙手抱頭蹲在了地上。

  兩個警察幾步走到我們跟前,兩個黑洞洞的槍口分別指著我和多吉:「都不
許動!我們現在懷疑你們有殺人嫌疑!慢慢抬頭!叫什么名字!」

  「多……多吉……」

  「張楠,」我冷靜的回答道,用的是女聲,我當然不會傻到自己穿著內衣褲
裸露著細膩如雪的肌膚還用男聲說話:「我叫……張楠,兩位警官,這里面有…
…」我心里一橫,賭一把了!接著抬起頭在初升的陽光下笑顏如花:「誤會……」

  空氣仿佛凝固了,我分分明明的在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眼里看到了如火的欲
望。「成了!」我心里一喜,忙飛快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:很明顯的,這是一老
一少兩個警察出警巡邏,從老警察的肩章和警號上我居然發現這個人的職位其實


友情鏈接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优博彩票平台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