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數學課上的死變態

數學課上的死變態

「尿都尿不出來了,還敢喝水不?」鐵子給我扔來一罐紅牛。

  「鐵公雞今天也破費了?」

  我疑惑的將紅牛翻過來一看,果然有張粉色的小紙條用透明膠沾著,打開只見上面清秀的幾個字「強哥,你打球的樣子真帥。永遠默默注視著你的XXX」我就知道是學校里那些花癡女送的,只要有比賽或者體育課,她們都會偷偷的買水送我,聽媽媽說她們那一代就興這種追同學的做法,沒想到過了十幾年依舊這樣。

  回到最後一排的座位上,桌上還擺著2瓶水,紙條也忘記留了,我哪知道誰送的呢?真是一幫傻丫頭。

  「就三瓶?」我問鐵子。

  「是……是啊!有三瓶就知足吧。」鐵子回答我,他上課喜歡說話,媽媽把他也調到了最後一排。

  「是不是就三瓶?」我問著旁邊的女生。

  坐在隔壁的女生又黑又瘦,屬於文靜內向類型,半天說不出一句話,每天拚命學習,可成績不見得好,從她身上印證了一個道理,天賦比努力更重要。

  女生沒有說話,捂著嘴笑了笑……

  最後一排只有四個人,班里的座位多了,我們都沒有同桌,除了我們仨之外,還有一個混混張凡,他今天和往常一樣,沒有來。

  「好啊,鐵子,自己偷拿了,還騙我!」我轉過身,抓著鐵子的腰往後推,我們經常這么開玩笑。

  「別鬧啦,別鬧啦!上課了。」鐵子抓著我的胳膊直求饒。

  下一節是媽媽的數學課,雖然已是下午最後一節課,媽媽依然強大精神,一米八的高挑身材站在臺上像個驕傲的將軍,從遠處望去,最吸引人的就是胸口沉甸甸巨峰,雄偉的兩座山峰從胸前拔起,把白色的雪紡襯衣撐得呼之慾出。

  剛四月的天有些涼,精致的紫色小西裝套在外面,即使只有三個鈕子,最上方的也根本扣不上,低調的高腰淡灰色長褲即使是加長款,仍舊覆蓋不住那近一米二的筆直修長雙腿。最後一排離媽媽太遠了,不能細細欣賞,我百無聊賴的假裝聽課。

  旁邊的鐵子悄悄的靠過來說:「給你看個好東西。」他神秘的遞過來一團黑絲布,我接過來打開一看,是一條女士黑色蕾絲情趣內褲,除了陰戶部位顏色稍微深一點,其余部分都是透明的,薄紗柔軟絲滑,看得我興致盎然,可陰戶的部分有些硬硬的,翻開一看,里面包裹著濃稠的精液,從陰戶到大半個臀部的部分,都被精液涂滿了,鐵子遞過來時好像還在像外滴,我太好奇,竟然沒看到,那發硬的陰戶部位就是干涸的精斑。

  「滾你妹的,你剛用它擼管了?不帶你這么整人的。」這次我真生氣了。

  「擦!哥們能是那種人么?這是別人肏屄留下的。」鐵子辯解道。

  「又不是一次性的,用完了就扔,還別人留下的,誰信。」我不信鐵子的解釋。

  「別不信,你聞聞,還有女人那里的香味呢。體香!」鐵子說著又將那內褲遞過來。

  「拿遠點,真惡心!」我有點小潔癖,圣潔唯美的東西被骯臟的玷污過,再喜歡我也不要了。

  「這是下課前掛在咱們班的班牌號上的。掛那么高,沒人注意,還好我彈跳強,一跳就摘下來了。」鐵子還有些自豪。

  你彈跳強?你比起我差遠了,如果我想要,還能輪到你?我損道:「不是沒人彈跳強,是沒人想要!你也不嫌臟!誰會掛那里啊!這可是學校。」「嘿嘿,掛在班牌號上,簡直是巨大的諷刺,說明我們班可以放開肏屄啦!」鐵子說話都沒邊兒。

  「得了吧,不管你信不信,我反正是不信,學校是學習的地方,做這種偷偷摸摸的事兒就夠過分了,還恬不知恥的亮出來,不要臉!」我說。

  「切,愛信不信。這兩周的體育課都有哦。你看看!」說完鐵子又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塑料袋,賊眉鼠眼的朝四周望望,偷偷摸摸的打開給我看。

  里面是兩款同一類型的情趣內褲。

  一條是粉色的,一條是淡藍色,已經洗乾凈了。

  「你還真變態,收藏癖!」我損道。

  「我也是偶然的一次回來早一些看到的,結果連續三次體育課,人家都會掛上。」鐵子一本正經的說,好像是真的一樣,「唉,你說是洗乾凈好呢,還是不洗好呢?不洗我也覺得這精液有些惡心,洗了女人那股騷味兒又沒了。」「我要是你,就扔掉或者燒了!」我朝另一邊坐了坐,突然覺得這變態很惡心。

  「那好,我收起來。」鐵子把三條內褲都小心的收藏進塑料袋里,他收起來的一瞬間,我彷佛聞到一股濃郁的幽香,那氣味就像剛才在廁所聞到的高跟鞋。

  「下面布置兩道習題,大家練習一下。」媽媽在黑板上寫了兩道數列求和的題,同學們都埋頭速算著。

  「強子,你說這內褲會是哪個女生的?」鐵子又湊過來說。

  「你覺得呢?」我看他能編出什么故事來。

  「我覺得吧……」鐵子又在瞎琢磨,「這么騷的情趣內褲,應該不是那幫愛學習的女神,愛玩的妞也就那么幾個,敢干出這么大膽子的事兒,還真說不上來。

  再說她們也沒人能放那么高啊!不過男人放上去的也說不定,其實那幫愛學習的女神也說不定哦?都是悶騷型的。」「嗯!是。」我沒好氣的附和著。

  「沒準是哪個老師的呢。說不定就是姚老師!你看那身高,她一踮腳尖就能掛到班級牌上了,那雙修長的大腿,即使隔著褲子也能猜到它有多么豐滿筆直,簡直是極品炮架,還有晃來晃去的大奶子,真想上去捏一把,又翹又挺的肥臀,這蕾絲小內褲肯定要陷到她屁股縫里。哎呀……我都硬了!」鐵子邊盯著講臺上的我媽,邊悄悄的跟我說。

  他并不知道姚婧婷老師就是我的母親,不僅是他,學校里基本上都不知道我和姚婧婷老師是母子關系,媽媽怕給我帶來特權,也怕帶來些不必要的風言風語和麻煩。

  「你有這功夫意淫,不如找個女友,好好談場戀愛。」我看著他陶醉的樣子,十分自豪,我享受別人意淫我母親的樣子,他們只能意淫,而我還能偷窺,優越感一下就凸顯了。

  「鐘凱!楊鐵心。上課說什么話!」

  糟糕!媽媽發現了我們倆,「站起來!」「題做完了么?上黑板做。」媽媽的一聲令下,我和鐵子走上講臺,一人一道開始做題,有媽媽的基因遺傳,加上她的教育,考試對我來說不是個問題,我三兩下寫完,看著半天做不出的鐵子,我小聲的站在旁邊提示,在我的提示下,他也寫完了。

  「你倒挺講義氣。」媽媽和我對視了三秒,最近父親的手術又讓她傷神,連日的操勞她已露出疲態,看得出現在是在強打精神,可奇怪的是她疲憊又自信的臉上帶著一絲少女般的紅暈。媽媽讓我們走下去,帶著全班一起檢查了一下結果後,又說道,「即使學會了,也不能在課堂講話影響紀律,影響其他同學聽課。

  你們倆站著聽這堂課!」

  「呵呵……」零散的幾聲嘲笑傳來,坐在第二排的鐘凱轉過身,得意的望著我,就屬他的笑聲最大,我看著他嘚瑟的樣子,恨不得打爆他丑陋的三角腦袋。




..............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‘雞’女友 下一篇:操場上被奪走的第一次

友情鏈接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优博彩票平台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