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武俠古典  »  被獸奸的圣姑

被獸奸的圣姑



卻說那任盈盈拼了條性命飛奔入山谷,方才躲過了劉正追殺,無奈真氣耗盡,癱倒在一處草地上,心內絕望,以為將命盡于此。

良久,忽覺得臉頰一陣暖意襲來,盈盈蠻以為已身在地府,故不愿睜眼面對,直到聽到一陣孩童稚嫩的呼聲,方才知道自己尚未氣絕。

「啊,啊……」盈盈緩緩睜開雙眼,只見一小童蹲伏在自己面前,一手扶著盈盈的臉頰,焦急的叫著,「啊……」盈盈醒悟,原來是個啞童。

盈盈艱難的撐起身子,感嘆自己脫險,心內稍感安慰。環顧四周,只見此處綠草茵茵,二面皆是郁郁高山,遠處山邊有條小溪彎彎曲曲流入一片茂密樹林,到也是一處幽靜之所,正好適合自己療傷。再看身邊的小童,約摸六七歲,身著一身樸素的花布衣,想是久居于山內村民之女,此刻正睜大雙眼望著盈盈,仿佛看到她起死回生一般。

盈盈見小童如此關切自己,想說又說不出,心內油生一股暖意,便撫慰道:
「小妹妹……別怕……姐姐沒事……」盈盈知道自己已脫離險境,身體也放松下來,說完便昏厥過去……

不知過了許久,盈盈緩緩蘇醒過來,此時已身處一間農舍中,一位農婦見盈盈蘇醒,急忙走到床邊,輕聲說道:「姑娘莫動,你好生歇著。」

盈盈只記得最后見到一個小童,后面的事就一點也記不起來了,正在這時,從門外跑進來一個小童,興高采烈的來看躺在床上的盈盈,正是當日盈盈身邊的啞童。

「啊……」小童拉著農婦的衣服,雙眼一會看看農婦,一會看看盈盈。
農婦輕撫小童,對盈盈道:「三日前,小女柔兒跑出村外玩耍,見你身負重傷昏厥于路邊,這才告知我們將你救下,姑娘無需驚擾,直管好好歇息便是。」
盈盈想及當日受辱之事,又想到險些性命難保歷盡艱難才逃了出來,而此刻沖哥仍困于魔教生死未卜,不禁氣血糾結,一時心急,兩行熱淚奪眶而出。
農婦看出盈盈定受了很大委屈,因此也不多問,囑咐小女道:「柔兒,你來給姐姐喂藥,娘去給姐姐熬些粥來。」柔兒甚是懂事,乖乖的點點頭,從一旁的桌上端來藥碗,「啊啊」的讓盈盈張嘴喝藥,盈盈感動不已,盡力對農婦道:「多謝姐姐救命之恩……」農婦微笑示意盈盈早些服藥,隨即轉身出去。

轉眼月余,盈盈傷勢已漸痊愈,這段時日里盈盈也多次詢問此處村落是何所在,只是農婦一直不肯告知,只說自己名叫東方月,讓盈盈安心將養。盈盈便不再多問,心知此處必然和魔教有莫大關聯,但這對母女確非惡人。

盈盈雖然每日陪柔兒玩耍,但心系困于魔教中的令狐沖,終日郁郁不樂。
這日,東方月找來盈盈道:「任姑娘,你多次問我此處之事,我一直不便相告,如今姑娘傷勢痊愈,想必也不會在此久留,不過姑娘離去之前我先帶姑娘去見一人,他會告知姑娘此處之事。」盈盈首可。

東方月帶著盈盈一路曲折,走了約莫半個時辰,來到一處籬笆圍起的小屋前,東方月示意盈盈入內,隨即退下,屋內傳來一老者聲音:「圣姑請進……」盈盈心內一驚,莫非屋中乃是魔教中人,轉念一想,如果要對自己不測,那何不早些下手,是已至此,只有進去一探究竟了。

想到此,盈盈便不再猶豫,徑直進入屋內,及進屋一看,對面臺子上坐著一位白髯白須的盲眼老者,這老人雖然雙眼已盲,但神情自若,衣著不俗,一看便知不是一般山野村人。

「敢問前輩尊姓大名……」盈盈畢恭畢敬掬了一個恭,開口問道。

「圣姑莫急,待我道來,我乃現任日月神交教主東方不敗之叔父,東方碩,為避禍于世,才隱居于此,此間村落所居幾戶人家,都是東方氏族之人。此前將圣姑救起的是我女東方月,聽月兒形容圣姑容貌,加上我對以前日月神教略有所聞,故猜到圣姑身份。」

「原來如此,多謝東方前輩搭救之恩,只是現在我身處險境,不想連累前輩……」

「圣姑無需多慮,東方不敗雖作惡多端,殘害江湖無數俠士,但終究虎毒不食子,他為不讓他人騷擾我等一族,立下教規,教中之人不得擅入此地,違令者將按教規處死。」

盈盈聽罷,方松了一口氣,于是把近日被魔教虜去,及如何在魔教內備受折磨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了東方碩,東方碩聽罷氣的連連捶胸,連罵東方不敗養的一群狐群狗黨,胡作非為,欺凌無辜。

言畢,盈盈告知東方碩自己欲去救出令狐沖,東方碩勸道:「圣姑休怪老夫多言,只是你現在回去魔教只是以卵擊石,羊入虎口,魔教人多勢眾,再加上一魔,二怪,三妖,四煞,今天的日月神教已不是昔日的日月神教了。」

盈盈聽東方碩說得也有道理,心內又想起令狐沖,不禁焦急起來。

東方碩接著說道:「以圣姑今日的身手,非但救不出令狐沖,反而會令自己身處險境。」

「這便如何是好……」盈盈心中酸楚,不覺落下淚來。

「今日圣姑到此也是天意。此處山間有一洞穴,洞內關著一只靈物,名曰火猿,乃是數十年前由異邦邪教為入侵中原而帶來,后異邦敗走,這火猿卻留在中原。因其生性兇猛,經常傷及平民,被逍遙派虛竹子收服,關于此山洞內。傳說只要飲其鮮血,就可增加樹倍功力。你父親年輕時就是在此洞內于數日之間練成吸星大法,圣姑今至此,可于此洞內試練,若有幸飲其血。必對它日營救令大俠多有助益。只是需多加小心。」盈盈聽完,心內歡喜,想不到會有此奇遇。
東方碩說罷,喚來一個小童,吩咐道:「帶圣姑去洞內。」小童答應。
盈盈隨小童蜿蜒曲折走至山上,只見山路兩旁郁郁蔥蔥,密林蔽日,沿著小徑走了數個時辰,前方已無道路,小童道:「圣姑可沿此處之行,盞茶功夫就可見那山洞,這是師父命我給你的護心丹,服下后可以保護你的真元。」說完,遞給盈盈一顆藥丸。

「多謝東方前輩!有勞仙童。」盈盈接過藥后一口服下,頓覺丹田一股熱流涌起,旋而不散,果然不是一般藥物。

盈盈再次謝過后便獨自前行,果然片刻工夫,便見前方有一堆亂石,像是被人用掌里擊碎,年代久遠,雜草叢生,從亂世縫隙中可以看到確有一幽洞

盈盈快步走到洞前,欲向洞中窺視,忽然一陣熱風襲來,吹得盈盈險些沒有站穩,此刻盈盈心里也有些沒底,不知洞內究竟是何物,但一想到令狐沖仍在魔教受苦,便顧不了其它,何況父親也在此處練過功。

想及此,盈盈壯起膽來,搬開一塊大石,俯身鉆入洞中…

第三章別有洞天

盈盈俯身鉆進洞來,但見洞內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,幸得早已準備了引火之物,借助火把一點亮光,盈盈戰戰兢兢向洞內前行。

只見洞內寬敞,四壁長滿青苔,不時有一股熱風迎面襲來。一路緩行,盈盈暗自思酌:「為了救出沖哥,自己甘愿付出任何代價,無論這火猿是何怪物,一定要想法取得這火猿之血。」

不知不覺,盈盈已在山洞中走了半個時辰,洞內甚是燥熱,地形復雜,道路崎嶇,盈盈越走越感疲倦,口干舌燥,看前方地上有一塊干凈青石,便坐下歇息。
就在盈盈環顧四周尋找可有水坑之時,忽然發現前面一塊巨石上苔蘚生的甚為奇特,盈盈將火把插在一旁,走上前來仔細察看,只見鮮紅似火,若不是走近細看,真以為一團火焰,而且洞內熱風就是由此傳來,盈盈甚為奇特,邊伸手觸摸這塊巨石,竟然有些燙手,盈盈暗酎,一塊石頭,何以如此之熱。正自端詳之際,就在盈盈用手撫摸之處,忽然一塊石頭慢慢直豎起來,將盈盈小手頂起,盈盈一驚,以為是蛇,忙將玉手縮回,待仔細看時,卻不是什么蛇,火光昏暗,看來像是一截粗壯的樹桿從石頭上長出,盈盈好奇,握住這截石頭仔細觀看,入手滾燙,隱約還有跳動之感,石頭尖端還有一小縫不斷滲出些水滴來。

盈盈暗道,「莫不是地下泉水。」隨即低下頭去,用舌尖舔了下,入口稍有些咸澀,盈盈此刻也顧不了許多,輕啟朱唇,含住石柱看能不能多吸出些泉水來。
「嘖……嘖……」盈盈費力的吸允著,雙峽泛起紅暈,身體也因為用力發起熱來,片刻工夫,香汗淋漓。被汗水浸濕的羅衫粘在身上很不舒服,盈盈心想,「反正這里也無旁人,不如脫了這衣裳,也好涼快一下。」想罷,輕解羅衫,凝雪似的白膚登時顯露出來,圓潤飽滿的胸乳已被汗水浸得發亮,敏感的乳頭因為濕衣的摩擦硬硬的挺立在乳房尖端,這人間美景與洞內紅光映襯,別有一番精致。
脫下衣裳后果然涼爽許多,只是吸出的泉水還是太少,難以解渴,于是更加用力抓住石柱,吞入口中吸允,每用一次力,石柱就微微顫抖一下。「呼呼……」,吸了一會,盈盈已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石柱顫動越來越厲害,吸出的水珠也越來越多,有時還會拉出長長的細絲,終于石柱在一陣猛烈的抖動后,在盈盈小嘴中噴出一股股滾燙的白色瓊漿:「咕……」此時盈盈也顧上舔嘗什么味道,急急忙忙吞了下去,可是石柱噴出的濃漿太多,來不及咽下的就順著唇邊淌了下來,一直滴到兩顆豐滿的乳球因為相互擠壓而造的乳溝當中,盈盈面色潮紅,心內猛然涌起一股異樣的感覺,「剛才的動作,與自己平日為沖哥做的……」但轉念一想,這只是根石頭,怎么能跟沖哥的……想起令狐沖粗大堅硬的肉棒,盈盈嬌羞的底下了頭。

吞下濃漿后,盈盈頓覺周身一股熱流涌起,仿佛一股內力灌入自己體內。于是端坐于地上,運起真氣加以調理。

「喀……喀……」突然,背后的石頭發出一陣陣碎裂的聲響……

盈盈心內一驚,「糟了,此刻正在運功,身體不能動彈……」

「嗷……嗷……」隨著一陣驚心動魄的嚎叫,盈盈登時明白原來火猿一直被封在這石內,那剛才自己喝下的難道是……頓時胸口泛起一陣惡心……

盈盈身后這怪物火猿,身長八尺,如一團烈火,通體火紅,本被封于石中,盈盈誤為其口交,激起火猿獸欲,乃沖破石封,逃了出來,如今火猿肉棍被盈盈小嘴親撫,這火猿何曾被如此舒服的侍奉過,積蓄了不知多久的獸欲如狂風怒濤般砰然勃發,雖在盈盈小嘴中射了一次,但鮮紅肉棍仍一柱沖天,向著盈盈怒目而視。

火猿左右環視,看到盈盈背坐在身前,便伸出一雙大爪抓住盈盈兩支胳臂,盈盈被抓,心內一慌,氣血逆流,還未來得及驚呼,人已暈了過去。火猿轉過盈盈,但見這美人青絲凌亂,杏眼含春,粉頰玉頸,朱唇微啟,嘴角還沾著自己剛剛射出的精液,雪白的胸乳隨著盈盈的呼吸若起若浮,即便仙子下凡也不過如此,火猿哪里見過如此尤物,胯下火紅的大肉棍直指盈盈,青筋暴露,躍躍欲試,可憐盈盈今日難過此劫。

輕放下盈盈后,火猿看著盈盈渾圓堅挺、時而起伏的玉乳口水都滴到了身上,便躍起騎到盈盈身上,一把扯掉了盈盈貼身的裹胸,緊束的乳房一下得到釋放,激烈的上下搖晃,兩顆粉嫩的小乳頭仿佛不滿火猿粗暴的動作,傲然挺立在火猿眼前,火猿一手抓著一只乳房用力揉搓,一邊低下頭來含住另一只乳房,堅挺的乳頭粉嫩的乳暈被火猿一口吸入口中,貪婪的吸允起來,仿佛含著母猿的乳房,要將里面的乳汁吸出來一樣,盈盈雖然暈了,但被火猿像吃奶一樣吸著乳房,還是在昏迷中呻吟起來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沖哥……你輕一點……」,火猿一聽盈盈叫的如此春情激蕩,心內搔癢,跳動的肉棍壓在盈盈肚子上打的啪啪直響,見盈盈小嘴微張,便向前一移,將肉棍挪到盈盈面前,但肉棍跳得厲害,這畜牲又不知道扶住肉棍,只得在盈盈臉上東頂西頂,一時不得其門而入。

此時盈盈乃在夢中,令狐沖抓著自己玉乳用力揉搓,只抓得盈盈疼痛,又覺得沖哥在自己臉上連連親吻,便喃喃道:「沖哥……別鬧……」,臉上陣陣搔癢撫弄的盈盈醒轉過來,卻見那火猿騎在自己身上,胯下那根毛茸茸的火紅肉棒在自己臉上頂來頂去,肉棒下掉著的皺皺巴巴的卵蛋在自己下額不住摩擦,盈盈登時清醒過來,嚇的驚聲尖叫起來,

「啊!放開……放開我……不要……救命呀……」可此時被火猿騎在身上,任憑盈盈怎么掙扎,也動不得分毫,何況這洞中哪有什么人,盈盈越喊反倒越讓火猿來勁,肉棒充血紅得比剛才更厲害,滾燙的壓在臉上讓盈盈喘不過氣來,一下一下跳得越來越快,盈盈被騎在身下不停扭動身體像掙扎開來,可亂扭之下反而讓自己的乳房在火猿跨下磨來磨去。

火猿被磨得興起,眼看盈盈張嘴呼救只時,屁股一挺,「噗嗤……」一聲,整根肉棍滑入盈盈小嘴中,「唔……唔……不……要……」口中突然被塞入這樣的異物,盈盈只能唔咽著說不出話來。

火猿一將肉棒插入,頓覺下身一股解放之感涌遍全身,于是挺起屁股,奮力抽插起來,「噗噗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這畜牲不同于人,抽插起來既快又猛,且次次頂入盈盈咽喉,幾次插得盈盈差點嘔吐出來,

「啊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盈盈困難的喘著粗氣,吐息搔的火猿下體癢癢的,于是加快動作,更加奮力的抽插起來,「滋滋滋滋……」「嗷嗷……」一邊抽插一邊嚎叫,盈盈小嘴已被撐到最大,為了不讓咽喉被頂的不舒服,只能配合火猿動作,一上一下搖起頭來,這一下讓火猿好不受用,肉棒被盈盈小嘴緊緊吸住,舒服的狂吼起來,「嗷嗷嗷……嗷嗷嗷嗷……」。

為了不讓火猿壓的自己太重,盈盈趁火猿抽插之時抽出自己雙手來,抱住火猿屁股,隨著火猿的動作一起一伏,火猿也將盈盈抬起,抱著盈盈的頭更加努力挺動屁股,「噗嗤……噗哧……」,每抽動一下,盈盈口水就被肉棒從口中拉出,漸到胸口上,「嗚……唔……」,此刻盈盈只希望這怪物趕快射精,好結束自己的噩夢。

可火猿畢竟是動物,越插越猛,越插越有力,絲毫沒有射精的意思,盈盈的小嘴早已酸痛不已,心內暗思:「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厲害的東西,如果我光用嘴給這怪物……看樣子根本不會射出來,這該如何是好,難道要讓我像和沖哥一起時那樣做……不行,現在這樣本來就已經對不起沖哥了,不能再做更過分的事情,可要不讓這怪物射出來……唉,我該怎么辦……」。

一想起令狐沖,盈盈不覺心內酸楚,可眼下必須先想辦法讓火猿射精才行,盈盈必須用更刺激的方法對待火猿,一個多月沒有被碰過的年輕水嫩的身體,此時早已如被平靜湖面被激起的層層漣漪一樣,一發不可收拾,如果不是對令狐沖強烈的愛意支撐,盈盈此刻早已在火猿猛烈的抽插下舒服的暈死過去了。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武二爺的肌肉 下一篇:反抗的女子

友情鏈接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优博彩票平台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