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少婦小說  »  上等貨色阿桃

上等貨色阿桃

忘了以前曾聽誰說過,屁眼分三種不同的品種:一種叫『沙腸』,  起來乾巴巴的,干與被干的都嘗不到樂趣,整個過程味同嚼蠟,屬下等貨色;第二種叫『水腸』,直腸受到陰莖的磨擦後,會自動分泌出一些稀薄的水樣液體,令肛交可以順利進行,甚至令插進去的人感覺到彷似陰道般的環境,屬中等貨色;第三種叫『油腸』,插進去的人會感覺越干越滑,越  越爽,原因是直腸在受到陰莖的不斷磨擦,腸壁會滲出絲絲潺液,起到潤滑作用,它比淫水濃稠一點,但卻來得更黏更滑,不單使  屁眼的人抽送自如、增加快感,而且被  的那一個也可以減少痛楚,有時甚至會產生一種特別的爽快感,試過一次以後,往往會為了回味這股難以形容的感覺,一而再地與人進行肛交,去追尋那種刺激的暢通感,這種人最受喜歡玩後庭的人歡迎,屬上等貨色。

  阿桃就是屬於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上等貨色,她不單有一個『重門迭戶』的肥脹陰戶,還有一個鮮嫩的緊窄屁眼,直腸分泌出的潺液令到陰莖如虎添翼,在里面可以順暢地橫沖直撞,如入無人之境。阿郎陰莖在隔壁抽送著,硬朗的龜頭  肉不止將陰道撐得鼓脹,還隔著中間的薄皮壓迫過來,進退間令直腸壁也時凹時凸,增加了我抽送時的磨擦快感,甚至可以察覺到我倆的龜頭,甚麼時候各走各路、甚麼時候插身而過,比單一的抽送又添多了另一番情趣。

  阿桃默默地捱受著前後受敵的雙重刺激,不一會就香汗淋漓,上身一下子抬高,一下子俯低,像在享受,又像在掙扎,一時間,  見兩條脹得發紅的陰莖,分別在她前後兩個洞穴中進進退退,不停抽出挺入,令人眼花撩亂。夾在中間的阿桃終於給弄得忍不住了,上氣不接下氣地喊出聲來:「噢┅┅哎哎┅┅爽┅┅爽得命都飛走了┅┅兩個一起來┅┅試過才知┅┅才知這麼美┅┅喔┅┅漲死人羅┅┅小  好舒服呀┅┅屁股又酥又麻┅┅噢┅┅快被你們撐爆了┅┅哎哎┅┅受不來了┅┅哇┅┅從未試過這麼爽┅┅死了死了┅┅噢┅┅我又要丟了!」她驟然昂起頭、挺直腰板,連打了幾個幾乎把腦袋也能甩脫的大哆嗦,身體顫抖得花枝亂搖,牙齒上下打叩,發出『格格』的敲擊聲清晰可聞,胸前一對大奶子隨著身軀的搖擺而跟隨住左晃右蕩,十只指頭胡亂地在阿郎胸口的皮肉上又抓又捏,不能自制得像發了瘋,神情暢快得死去活來。

  我和阿郎眼觀她給  得如癡如醉,傳進耳中的淫聲穢語又似鼓舞著士氣,令斗志越加激昂,兩根陰莖插得又快又狠,有時你出我入、你入我出地輪番上陣,有時又齊抽齊送,共同進退,我和阿郎都不約而同地分別緊握著她一對乳房和屁股皮肉來借力,令她變得僵著身子欲避無從,  能一邊殺豬般地大喊大叫,一邊無助地接受著前無去路、後有追兵的雙重抽送,一時間高潮迭起、顫抖連連。

  淫水像崩了缺口的堤壩河水般洶涌而出,受到阿郎撞擊的動作而濺得連我的陰莖也沾上了,再隨著陰莖的出入被帶進肛門里,屁眼里變得更加濕滑,令我抽送得更加得心應手。我扶著她兩團臀肉,全神貫注在中間的屁眼上,一古腦  管沖鋒陷陣,不停把陰莖機械性地插入抽出,盡情追求著由陰莖傳上大腦越來越強烈的美快感覺,此刻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我繼續抽送而停頓下來。

  酥麻的感覺由龜頭傳染至整枝陰莖,一直積累至它發出爆炸性的抽搐,全身神經線也跟隨著抽搐而同時跳動,一股熱流從顫抖著的身體深處飛奔而出,用難以想像的驚人速度和勁度,噴射進阿桃饑渴的肉體深處。一股剛射完,下一股隨即接踵而來,連續七、八股,一口氣將我身內的精華,點滴不留地全部搬進她的軀體,阿桃會陰發出的痙攣,令肛門也產生抽搐,一開一合地含啜著正在射精的陰莖,彷佛誓要將尿道里殘留的一點一滴精液也壓榨出來。

  體力像跟隨著射出的精液離我而去,剛才還雄糾糾的雞巴,一但吐清了滑潺的精液,頓變得垂頭喪氣,身體也像泄了氣的皮球,軟綿綿地趴伏在阿桃的背脊上,氣喘不休地和她一起做著深呼吸。我感覺到逐漸縮小的陰莖在她屁眼里慢慢滑出,一分一毫地向外挪動,直至『噗』的一聲,龜頭才與肛門脫離甩掉出來,紅卜卜的龜頭尖端還掛著三兩滴白色的精液,馬眼與屁眼之間藕斷絲連地拉出一條由精液構成的黏絲,直到陰莖晃擺了好幾下才依依不舍地斷開。

  我待呼吸喘順了以後,抽身離開阿桃妙不可言的肉體,轉身臨下床時在她滑溜溜的肥屁股上愛憐地輕力打了一下說:「我要走了,你們繼續好好地玩吧!」她縮了縮腰,屁眼一時還合不攏,露出一個漿滿精液的小孔,肛門口一塊嫩皮給掀翻了出外,紅紅紫紫,像張小嘴一樣開開合合,慢慢向內卷縮進去。

  我跳下地面,準備走進浴室隨便沖洗一下雞巴,好不留痕跡地向老婆交人,回頭望時,  見阿郎又再將陰莖在她陰戶挺動,繼續未完結的沖刺,阿桃亦好像抖順氣,恢復了點體力,抬動屁股隨著他的動作上下迎送,『辟啪!辟啪!』的肌膚碰撞聲與『吱唧!吱唧!』的淫水磨擦聲,又再在房間回響,兩條肉蟲如膠似漆地繼續干著男歡女愛的玩意,務求攀上肉欲世界的巔峰。

  我也不敢花太多時間在浴室里洗個澡,  是匆匆忙忙用花灑將生殖器沖洗乾凈,就趕忙出房拿起衣服穿上,怕耽擱得太久,令阿珍生疑去阿郎房找我時,那就甚麼餡都露盡了。

  出到房外,阿郎與阿桃這時又換過了招式,阿桃站在地面,上身伏在床沿,兩腿叉開,屁股高翹,阿郎則站在後面干著她那仍然儲存著我大量精液的屁眼,雖然阿郎的陰莖又長又粗,但由於屁眼先前讓我干弄了好一回,已經可以從容地將它接納了,加上陰莖沾滿的淫水與肛門內的精液混合一起,更起潤滑作用,眼前  見阿郎陰莖抽送得揮灑自如,阿桃屁眼吞吐得水聲潺潺。

  阿桃雖然後門應接不暇,但還不忘對前門有所照顧,伸手抄進自己腿縫,在陰戶上不停地『自摸』,又或按在陰蒂上壓揉,淫浪得像只永遠喂不飽的饞嘴猛虎,快活得又像只在大快朵頤中的貪食野狼。

  我一邊穿衣,一邊欣賞著眼前賞心悅目的人類交媾,狼吞虎咽的獸性發泄,也不等看到阿郎射精完場,一穿好衣服便推開門,急急腳朝阿范房間走去。

  把阿珍接回自己房間,才關上門,她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推到床上,扯著我的褲子就往下褪,剛把我褲子扯掉,自己隨即也把下半身脫光,氣喘呼呼地就騎了上來,  見她臉上紅粉緋緋、春情洋溢、醉眼如絲,從未見過她這樣的急色樣,頓時把我嚇得吃了一驚!我剛剛才把氣力使完在阿桃身上,一時間那能回得過氣來?陰莖軟綿綿地躲在胯下,盡管阿珍主動地把屁股壓在上面前後左右地磨,雞巴還是像軟皮蛇般縮作一團,垂頭喪氣地毫無反應。

  我邊向她探問突然發情的因由,邊用手來做代替品,一伸進她大腿盡頭,就在陰戶上磨擦,祈望籍此來江湖救急,先替她止止癢,給點時間雞巴重振雄風。她享受著我的撫摸,上氣不接下氣地回答:「噢┅┅怎麼了?┅┅阿林,為啥硬不起來了?┅┅哎┅┅別在這個時候┅┅才捉弄我喔!┅┅都是阿范不好,腳板給他揉了不一會┅┅也不知是按中了甚麼穴道┅┅噢┅┅一股熱氣直沖小腹┅┅頓時就很想、很想┅┅你又不在身邊┅┅熬得我真難受┅┅哎呀!求你快快硬起來喔┅┅人家現在真的巴不得你馬上就插進來耶!┅┅」陰戶熱得燙手,流出來的淫水傾刻就沾濕了我整個手掌,我暗暗驚嘆她腳板的發情穴位一經挑逗,竟會發揮出如此大的魔力!在  目結舌之馀,亦不禁改變方式,由撫摸陰戶換成用手指在陰道捅插,雖然不及把陰莖  進去來得充實,但總好過見她欲火焚身而愛莫能助。她也退而求其次,反正有東西在陰道里出出入入消癢,總比空空洞洞的感覺好,就保持著半蹲半坐的姿勢,除了任憑我以手指代勞,在她陰道抽插一番外,還死心不息地握著我的陰莖上下套捋,企圖把沉睡的小弟弟喚醒,用五指功將軟面團搓成硬鋼條。

  可能是她發出的淫浪吭聲真的有催情作用,又可能是受到她不停套捋的刺激關系,漸漸奇跡出現了,軟得令我深感愧疚的陰莖,居然有了一點起死回生的跡象,慢慢變得軟中帶硬,雖然仍處半軟狀態,但已夠增強我的信心。我把在陰道捅插著的手指撥出來,改而緊箍陰莖根部,令陰莖充血脹鼓成彷似勃起狀態,堅硬程度又比前增強一點,尤其是龜頭,澎漲得紅卜卜、硬梆梆,與真正勃起時的狀況相比,還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阿珍此刻也感覺到陰戶正受到一根硬挺的圓柱形肉棍在抵觸的壓力,臉上不禁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,趕忙篩動屁股,用小陰唇在龜頭  肉上揩擦了幾下,隨即降身坐落┅┅『噢!』發自內心的一道滿足呼聲,忘形地沖口而出,她雙手按著自己膝蓋,下身賣力地蹲下抬上,饑腸碌碌的陰戶馬上就把陰莖吞吐起來。

  我顧握緊陰莖根部,令它保持住充血的硬挺狀態,無暇再去兼顧其他,由得阿珍自助式地盡情發泄,心里卻在暗暗祈禱:老天,但愿她的高潮快快到來,在焚身欲火撲滅之後把我放過,好結束這場有口難言的『*奸』鬧劇。但心里又生怕半途中陰莖突然再度軟化,令場面狼狽得不可收拾,  好在祈禱中又添多一句:老天,保佑我的小弟弟勢不低頭,能一直盡職地堅守到完場。

  不知是祈禱真的發揮了效力,還是陰莖受到陰道的不斷磨擦刺激,它果然越勃越硬,我偷偷松開箍住根部的手指,它仍然能在陰道里穿插自如,我的耽心才漸漸平伏下來。阿珍這時也漸入佳景:兩腿微顫、咬牙切齒、香汗淋漓,氣喘越來越急,發軟的雙腿似乎不堪承受她的體重,大有山雨欲來之勢。

  我見狀便撐高上半身,將她攔腰一抱,順勢再往前一推,將她壓在身下,由『女權至上』變成『天地男兒』,兩人上半身仍然相擁,下半身卻在離離合合,我由被動變成主動,用盡全力地揮舞著陰莖,在她陰戶瘋狂地抽插起來。

  阿珍已經接近高潮邊緣,在我一輪勢如破竹的沖刺下,頓時就被推上高潮巔峰,四肢像八爪魚般把我纏住,發出的強烈顫抖連我的身軀也受到震撼,淫液像關不攏的水龍頭般長流不息,沾得我小腹也濕膩一片,叫床聲連綿不絕:「哎!喔喔┅┅好老公┅┅親哥哥┅┅干得我美死了┅┅喔喔┅┅我快要丟了┅┅再多幾下就來了┅┅干快點┅┅噢┅┅來了來了┅┅泄出來嘍┅┅」我身體給她用四肢纏住,肉緊地摟抱著,箍得幾乎氣也抖不過來,好不容易等她打完了一連串快樂的哆嗦,才軟軟地大字形攤開,久不久發出一下抽搐,喘著粗氣等待我向她作完場前的灌溉。

  我的精液已經給阿桃掏得一乾二凈,雖然努力地在她陰戶再三用勁抽送,還是沒有想射精的感覺,我見勢色不對,為了掩飾偷吃過的痕跡,決定在她面前做出好戲。我將抽送速度越插越快,然後昂頭閉目,張口發出『啊┅┅啊┅┅』活像高潮時的叫聲,擺動身體假裝打了幾個冷顫,做出射精的樣子,幸虧阿珍流出的淫水多得連床單都濕透了,也分不清到底那些是誰的分泌。我慢慢軟著身子趴在她胸口,深情地望著她眼睛說:「小甜心,舒服嗎?」她『嗯!』地回答了一聲,捧著我腦袋就嘴對嘴地親吻起來。

  我嘴巴在接吻,大腦心不在焉地在想:肯定是那個死阿范,有意出這招來報復我!明知我去阿桃處偷吃,卻故意利用按摩腳板來撩起阿珍的欲火,想我交不出功課而出丑,幸而我的臨場演技,將老婆瞞過去了。但是回心想想也真詼諧,從來在床上  有女人為了討好對方而假裝有高潮的,料不到今天我也要假裝射精來掩飾真相,真個是世界輪流轉啊!

  【完】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給老張帶綠帽 下一篇:被調教的少婦

友情鏈接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优博彩票平台网站